中國與美國兩個龍頭經濟體,最近都成為製造全球經濟與金融不安的亂源,中國政策向左轉以及房地產巨頭中國恒大的債務危機,造成香港與亞洲金融市場嚴重的財富緊縮效應,中國政府正在全力控制,以「防範金融風險」為最高原則,朝向「有秩序重組」的方向化解風暴。

同時,美國首府華盛頓的黨派鬥爭,也鎖定在金額巨大的基礎建設法案,進行一場令人難以置信的政治大鬥法。9月底之前,美國國會面臨三個重大法案的對決,一個是白宮主導、已經通過參議院的1兆美元「兩黨基礎建設計畫」(The Bipartisan Infrastructure Deal),必須在9月27日之前,獲得眾議院的多數支持;另一個是民主黨進步派力推、金額高達3.5兆美元的「社會基礎建設」法案(暫定);第三個則是美國聯邦債務上限已經破表,必須獲得國會再次授權提高舉債上限,否則今年10月聯邦政府又將演出關門、破產的難堪戲碼。

這三個法案彼此相互綁架,不論是否順利通過,都成為危害經濟復甦與金融市場安定的重大變數,9月8日美國財政部長葉倫特別發信給聯邦國會的兩黨領袖,一向措辭溫和的葉倫,竟然在信函中以嚴厲的口吻警告:「如果國會沒有適時行動,聯邦政府舉債上限的問題,將會引發全球經濟危機!」

2019年8月,在川普政府的主導下,聯邦國會通過「2019年兩黨預算法案」(Bipartisan Budget Act of 2019),在兩年之內取消聯邦政府舉債的天花板限制,這個法案在今年7月31日到期失效,從8月1日起,聯邦政府舉債上限重回22兆美元,加上過去兩年累計增加的新債務。

過去兩年遇到COVID危機,聯邦政府瘋狂舉債,2021財政年度的預算預計歲入為3.8兆美元,歲出卻高達6.8兆美元。新增舉債高達3兆美元,到今年7月底,美國政府債務餘額已經飆升至28.42兆美元,比2019年取消債務上限時的餘額多出將近7兆美元。即使債務狂飆,美國財政部仍然需要發行鉅額國債來滿足國會已經通過的振興預算,而且在10月就會面臨爆表的危機。

然而,美國共和民主兩黨卻在最關鍵的基礎建設法案上,以法案綁架法案、派系綁架黨團的複雜套路,掐住彼此的死穴。拜登總統在選舉期間就將Build Back Better(重建美好美國)作為施政的首要目標,整修美國老舊的基礎建設是所有人都同意的共識,但是美國卻從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川普搞了二十餘年,每次白宮提出都在國會受阻。拜登上任後,共和民主兩黨議員一人一把號,推出各種有關基礎建設翻新的法案,一直到今年7月28日,拜登才與共和民主兩黨的參眾議院領袖完成「兩黨基礎建設計畫」,總金額1兆美元,其中4500億美元已經在其他法案內通過,此次新增5500億美元。

兩黨基礎建設法案已經在參議院通過,原本也可以順利在眾議院獲得多數同意,但是民主黨左派精神領袖,現任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主席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率領民主黨「進步派」參眾議員,提出3.5兆美元擴大預算案,將基礎建設預算擴大至醫療保險、幼兒園學費全免、免費牙醫、勞工病假與例休支領全薪等「社會基礎建設」(暫定)。

民主黨左派議員「綁架」法案,將1兆美元的共識法案、與沒有共識的3.5兆美元綑綁,試圖以民主黨議員在參眾兩院極其微薄的多數席次,衝刺通過「社會基礎建設法案」。

3.5兆美元的法案遭到共和黨員的抵死抵制,即使在民主黨內也有許多溫和派議員反對,目前美國國會「卡死」在複雜的法案綁架鬥爭。桑德斯等民主黨左派以3.5兆美元法案綁架1兆美元法案,而共和黨議員集體抵制舉債上限來阻止3.5兆法案,人數更少的民主黨溫和派則以3.5兆美元法案中的部分條款來綁架民主黨左派。

民主黨籍的眾議院議長裴洛西面臨此一複雜情勢,在8月底協調各方後,要求國會各委員會在9月15日前,提出3.5兆美元的具體法案內容,上周完成一份厚達2600頁的預算案;1兆美元的基礎建設共識案,與3.5兆美元的社會基礎建設案,則訂在9月27日(下周一)進行最後的表決。裴洛西試圖在最終期限的龐大壓力下,讓民主黨進步派、溫和派取得共識,以民主黨的多數席次通過法案,再來處理舉債上限的法案。

華盛頓的國會法案綁架大鬥爭,是全球金融市場無法掌控的重大變數,美國國會可能一個法案都不會過,也可能通過高達4.5兆美元的鉅額財政擴張法案,而一旦國會兩黨鬥爭撕破臉,聯邦政府關門、破產風暴將是猛爆性的。聯準會已經為了QE退場傷透腦筋,如今卻得在政府破產與4.5兆美元鉅額擴張性預算之間,預先安排穩定市場的對策,這對聯準會來說無疑是不可能的任務。

中國一聲令下,瞬間祭出打壓互聯網、補教業、房地產政策,把人民震得暈頭轉向;美國國會的法案綁架大亂鬥,同樣給全球經濟帶來災難的陰影,不論集權或是民主,政治都是經濟穩定最大的威脅,升斗小民只希望穩定過好日子,如此簡單的願望,卻如大旱望雲霓。

#兩黨 #美國 #建設 #民主黨 #舉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