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說「去年9月BNT才進入三期,一次要買3000萬劑,誰敢買?」這席話若為真,那麼疾管署何以敢在今年5月,與當時二期解盲仍是未知數的高端簽下1000萬劑合約?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拿全民當白老鼠;還是背後真有圖利高端的嫌疑?陳時中似乎把不能說的祕密給說溜嘴了。

陳時中昨在立法院的談話,用一句話形容就叫「妄自尊大」。例如,外界質疑他3+11說法反覆,他說「我不能講錯一句話嗎?」在野抨擊他不承認3+11是破口,他說「不然你提出證據」。至於為何第2劑覆蓋率名列全球放牛班,他說「第2劑打得少,但我疫情控制得好」。要比狂,當今政壇無出其右。

或許就是這份驕矜自大,讓陳時中說話愈來愈直接,連「去年9月BNT才進入三期,一次要買3000萬劑,誰敢買?」都脫口而出。倘若當時陳時中真是顧慮BNT風險拒絕購買,而非礙於「某立委」介入採購而做罷;但依相同標準,為何疾管署在高端二期解盲前,就與高端、聯亞簽訂連同開口合約各1000萬劑的契約?

依陳時中對BNT的風險評估標準,如果全球最大製藥廠輝瑞都無法取信他,那麼高端、聯亞又是如何讓陳時中點頭的呢?他難道不該拿同樣標準告訴對方「你沒過三期,一次要買1000萬劑,誰敢買?」

BNT不行,國產疫苗卻可以?陳時中昨這席話暴露出的,不只有雙標問題,而是有更嚴重的圖利之嫌。關於這點,恐怕不能只用「我不能講錯一句話嗎」就想打發人民的質疑了。

#聯亞 #才進 #高端 #陳時中 #b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