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監控法官」風波持續擴大,桃院曾姓女法官遭法官蔡政佑偷拍,她淚灑法庭控訴要求真相,也讓監控爭議浮上檯面,雖然桃院強調,絕無司法高層假借調查進行司法打壓情事,不過院內人士爆料,職務宿舍有名法官父親種菜卻遭同仁錄影後向院長檢舉,該法官為此一度無法「升任」審判長,證明監控陋習早就存在。

司法界戲稱「種菜」醜聞,發生在2019年間,時任台東地院民事庭法官郭玉林,把判決書當成個人抒發工具,在判決書內把他與同僚女法官吳俐臻住在職務宿舍發生的紛擾寫在其中,指評吳俐臻和吳父的種菜及職務宿舍使用問題。

郭玉林的行為遭法官評鑑委員認定違失情節重大,決議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並建請免除法官職務或其他較重處分。監察院彈劾移送懲戒法院後,合議庭考量他一時失慮,且擔任9年審判工作,表現平穩認真,判罰現職月俸5個月。

桃園地院位於桃園區仁愛路的法官職務宿舍,2019年也發生類似種菜爭議,知悉者說,有人發現同棟宿舍1樓的游姓法官父親,在宿舍「公用花圃」種菜,就向院長檢舉,但院長表示須有具體事證佐證,此人就從自己住的樓上宿舍錄影蒐證後舉發。

桃園地院為此將宿舍內花圃及菜園全部鏟除,雖然許多法官有不同意見,但因台東地院的種菜醜聞事件引發外界負面觀感,最後許多法官選擇隱忍不吭聲。

但據了解,單身的游姓法官因父親遭檢舉在宿舍種菜,成為被高層關注的對象,原本游姓法官按資歷可任審判長,但院長卻一直跳過不讓其「升職」,也因此惹來司法首長監控法官及打壓異己的爭議。

法界人士表示,老一輩的法官都知道,以往司法行政首長為了擔心受法官醜聞連累,常將「自己人」安插到合議庭內,或是法官監控庭長、庭長監視法官,但隨時代改變,這種做法除了不合法更可能侵犯審判核心,早已被摒棄不用,交由檢調政風單位立案調查。

桃園地院表示,院長找法官任眼線是不可能的事情,否認司法監控法官情事。並澄清2019年4月間,有好幾位住在宿舍的法官向當時的邱院長反映,有其他住戶的家人,在宿舍區花圃內種植農作物,因施肥有異味且易引來老鼠、蟲類,當時剛好有台東地院發生住戶家人在宿舍空地種菜事件,邱院長到場勘查後,就在宿舍區公告請勿占用宿舍空地,並請總務科移除花圃內的農作物。

#醜聞 #父親 #職務宿舍 #發生 #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