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革命雖然失敗了,但張亞中以光棍學者、選舉素人之姿,擠下紅派少主、尋求連任黨主席的江啟臣,並緊咬總統級天王、前任黨主席朱立倫,這位高舉「兩岸和平備忘錄」的唐吉軻德雖然敗選,卻是這場黨魁之役的最大贏家。

向來溫文的朱立倫,在選戰後期左一句「統派學者」、右一句「統派理論大師」,一頂又一頂大帽子往張亞中頭上戴,支持者還加碼操作「亡黨感」,這些看起來頗像民進黨操盤選戰的手法,可看出朱立倫真的是被逼急了。

平心而論,張亞中的主張,並不迎合當前蔡政府引導下的「主流民意」,更難成為國民黨立即重返執政的方案。但張教授講話渲染力十足,憑藉著黨魂、國魂與民族大義等熱血詞彙,在一片「反中」、「仇中」、「抗中」的社會氛圍下,展現出「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確實值得佩服。

2017年的黨主席選舉,離開政壇多年的韓國瑜回來角逐黨魁大位,儘管從不被人看好,最後開票結果也不理想,僅拿下1萬6141張選票,得票率5.84%,但是選舉過程的妙語如珠讓人印象深刻,也在選後被勝選的吳敦義看上,派去高雄打天下,進而創造「韓流」。

張亞中在這次黨魁選舉拿下6萬多票,得票率32.59%,成績是選舉之初絕對沒人想像得到,而「張粉」的熱情與狂熱,也讓人聯想到「韓粉」。66歲的張亞中是4位候選人中最年長者,也是對網路操作最外行者,但網路聲量卻最大,衍伸出來的網路迷因也最多。

張亞中現象會不會是曇花一現?他帶起基層黨員的熱情能不能延續到下次大選?這些都值得朱立倫好好探究。

#選戰 #張亞中 #操作 #熱情 #得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