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成碳中和目標,大陸當局今年以來加強「能耗雙控」政策,未料近期多地突襲式通知所有廠商停電停產,部分東北地區的民生用電也遭無預警斷電,引發民怨。大陸官媒也發文質疑,各地不惜關停生產甚至影響居民生活用電的一刀切做法,是為達成雙控目標的「運動式減碳」,「說白了,跟開學前狂補作業一個道理」。

《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眾號「俠客島」發文指,多家上市公司發布公告稱為配合地區「能耗雙控」要求,將削減水泥、電石、電解鋁、螺紋鋼等工業原材料產能,但「金九銀十」,時值生產旺季,「拉閘限電」不是自廢武功嗎?

「俠客島」說,能耗強度約束制度已實施10多年,能耗雙控執行近6年,按季度發表的「晴雨表」也做了8、9個年頭,能耗雙控目標要求一直穩定、明確,「不存在臨時加碼」。

文章稱,各地本應按照既定雙控目標落實政策,但自疫情發生以來,受避險資金青睞的大宗商品價格屢創新高,相關企業擴張產能,同時,大陸國內有序防控疫情、較早實現復工復產,此後,工業大省能源消耗迅速上升。

文章又指,今年上半年多地能耗不降反升,9省區能耗強度、消費總量均被大陸國家發改委給出一級預警,考核壓力下,各地又趕緊立「軍令狀」,加速整改。但轉眼已近第四季,於是一些地方就採取強力手段,定指標、壓任務,對產業園區和行業強制性限產停工、拉閘限電。

文章大力抨擊,「一刀切」要求企業停產、限產,相關產品必因供不應求而價格上漲,「有規畫、有節奏,少幹臨時抱佛腳的蠢事」。

此外,《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開炮,表示誰家住的地方突然斷電都會給生活造成嚴重困擾,「沒有意見和情緒才怪」。

他說,東北曾是電力充裕的地區,如今成了需要拉閘斷電保電網安全的缺電地區,挺讓人遺憾的。

他指出,相信出現這種局面是多因造成,大陸推行減排戰略會是火電發展受到限制的原因之一,但減排規畫肯定不包括居民生活限電這一塊。

胡錫進表示,從長期看,怎麼減排也都需要首先保障居民生活用電,所以他不相信,東北近期一些居民社區遭遇突然斷電會是減排計畫的一部分,如果有哪個地方這樣幹,莫說受影響的群眾,國家也不會接受。

#能耗 #各地 #地方 #限電 #東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