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務卿萊斯10月14日出席英國智庫「政策交流」舉辦的線上座談會時,指出中國不太可能派兩棲部隊攻台;她認為相較於正式出兵攻台,中國更可能暗中顛覆台灣。無獨有偶,俄羅斯總統普丁近期也表示,中國大陸是一個強大的經濟體,可以在不使用武力的情況下,實現其「統一台灣」的目標。

《孫子兵法》本有「不戰而屈人之兵」之說,而中共的對台策略就強調「軟硬兩手」;但萊斯的說法引起爭議之處,是她對9月底立法院爆發的肢體衝突感到「疑惑」,並「懷疑」這不是源自台灣民眾之間的矛盾,而是受到外力鼓動而發生的衝突事件。萊斯認為,這可能是中國透過台灣內部的「親中勢力」,試圖以各種手段讓台灣政府難以施政。

萊斯是傑出外交官和著名學者,但她對台灣的內政似乎缺乏足夠的了解。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國會爆發肢體衝突並不是新鮮事,據說還曾上了國際媒體的「體育新聞」。即使是在老牌的民主國家,如果萊斯回顧一下今年1月6日發生在美國國會大廈的衝擊事件,她對於台灣9月底的立院衝突也應該「感同身受」。

因此,除非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台灣9月底的立院衝突有外力介入,且明確指向外力就是中共和她所支持的「親中勢力」;否則,萊斯的「懷疑」就會激化她所說的「台灣民眾之間的矛盾」。自認受到「影射」的國民黨已急忙跳出來澄清,顧不得有「對號入座」之嫌了!

此外,近期網傳法國總統馬克宏2019年8月在外交使節會議的講話,他認為「西方霸權或許已近終結」,法國和歐洲必須檢討過去對俄政策的錯誤,並正視中國的崛起,以應對「一次國際秩序的轉型、一次地緣政治的整合,更是一次新的戰略重組。」

我認為,馬克宏的說法就是「戴高樂主義」的重現,即堅持獨立自主的原則,在外交、經濟和軍事方面不依附於任何強權勢力。不僅馬克宏如此,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其16年執政為繼任者留下的政治資產,就是運用熟練的外交手腕,在民主價值和經濟利益之間取得最大的平衡,這使得德國的外交政策充滿了許多「可能性」。

美國在亞洲的盟國也都在為本身的國家利益追求現實主義的外交路線。例如,南韓不願明確加入美國的抗中陣營;日本則較為配合美國的政策,但也有自己的盤算,即希望藉抗中,取得重整軍備的「正當性」,讓日本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前總統李登輝1999年7月發表的「兩國論」,被美國視為一項「突襲」。美國兩岸問題專家唐耐心曾在她的書中指出,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曾告訴江澤民,李登輝「讓中國和美國都難辦事」。唐耐心認為,華府行政部門處理台灣及中國事務的官員,人人對李「沒有好感」。但李為「兩國論」付出的代價相當有限,因為他知道「即使華府表明不支持台灣,它並不代表華府反對台北所持的政策。」

1992年6月,在總統府支持下,我隨政大國關中心主任林碧炤組團,訪問俄羅斯、烏克蘭、匈牙利及波蘭,並經安排參觀一些地方的武器展示場,也有人捧著各式武器目錄到我們往宿的飯店兜售。這個行程安排得突兀,我當時判斷,李總統應是有分散軍購的打算;但因茲事體大、過於敏感,最後應是不了了之。

李總統的言行曾在國內引起爭議,但他是從國家總體戰略思考務實外交和兩岸關係問題;雖然常是「兩面不討好」,但始終在走台灣自己的路。我們希望萊斯這番談話只是「失言」、「誤解」,或是基於美國的利益考量。但對台灣而言,千萬不能是因國內政黨惡鬥的延伸,使得有心人刻意提供外人錯誤的訊息,意圖產生「出口轉內銷」的政治效應。(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一次 #中國 #美國 #外力 #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