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少勳現在變得比以前健談,也更有自信。(羅永銘攝)
范少勳現在變得比以前健談,也更有自信。(羅永銘攝)

或許每場青春不一定有清晰結局,每場暗戀都只能無疾而終,只是有些美好的想像便很開心,這應該是最簡單的喜歡了。范少勳近期在影集《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作品中,與女主角王淨從學生時期一路相伴到踏出社會,更經歷生離死別,戲外28歲的他,長大的歲月裡,心中對戀愛的定義從未變化,甚至愈來愈清晰的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

范少勳在Netflix影集《比悲傷》一開始與王淨有段校園青春時光,回憶年少歲月,「每個人對初戀的定義不一樣,我覺得當我喜歡那個人,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初戀」。對於純真的戀愛感,他說「有時講白了,感覺就沒了,可能連朋友都當不成,或當朋友很怕尷尬,這部分我比較像張哲凱,因為你怕答案可能不是你想要的,所以寧可放在心裡,不想破壞美好的關係」。

青澀初戀有時讓人嘴角上揚,有時也讓人潸然淚下。范少勳具體說不上來初戀的年紀,但他認真分享一段難忘的單戀故事,他國中時期是籃球甲組校隊,運動員出身的爸媽,平時對他的訓練比教練還嚴格,媽媽曾幫他報名考救生員,當時的教練就是演員蔡嘉茵,後來他和蔡嘉茵還一起拍了影集《比悲傷》,她也是他主演電影《不想一個人》的表演指導。

他國中時曾單戀大1屆的學姊,當時他會穿著球衣、擺出帥氣模樣站在天橋上看著學姊,她畢業那年,因為他阿公剛好過世,他傻呼呼拿著阿公的腳尾錢,在學姊畢業當天買了一束花送給她,「我記得媽媽說腳尾錢要留著,存在銀行會變成錢母,阿公也會保佑我。當時我覺得拿阿公的腳尾錢買花送她是我的一種祝福,可是她只對我說『好好打球』」。

演藝事業 扶搖直上

因為球隊下禁愛令,學姊畢業後,這段單戀也畫下句點,他笑著說:「我常被冷處理。但這是不是算初戀?如果真的喜歡一個人,還拿阿公的腳尾錢(告白),雖然結果不好,但過程卻很美好」。這幾年他的演藝事業扶搖直上,還獲得金馬獎新人獎,他坦率地說:「我現在每年都會回去看阿公,對阿公說我有努力工作,我有拿金馬獎,謝謝他的保佑。」

戀愛中最好的感覺,是有人懂你的欲言又止。范少勳和交往10年的圈外女友感情穩定,他說現階段先各自努力,「現在還是寄人籬下住親戚房子,我很想趕快存錢買房,讓媽媽安心點」。他很珍惜有共同目標的另一半,「2個人相處有這樣的共識,知道彼此花了多少時間在努力自己的事,並且漸漸看到成績,那會令人特別感動,這件事的滿足大過一切」。

戲裡戲外 清楚自己

與不同女星合作,如何讓女友放心?「我乾媽(郎祖筠)說這是你的專業,作為一個演員,你必須清楚什麼時候是你自己,如果我把這件事做好、自己夠專業就不用擔心這些事,所以我不斷努力學習、跟不同前輩合作,我在黃秋生身上也學到很多,他跟我說『你覺得演員和演戲有什麼不同』?演員是要有藝術修養、專業技能,演戲是誰都可以,你想要做哪個?」

工作逾10小時 樂在其中

很多人常問他現在比較紅了,生活有何改變?他說其實沒有不一樣,「我就是來工作,收工後,我還是原來的自己。我是個喜歡被鼓勵的選手,當有人告訴我『你是最棒的』,我會開心告訴自己『耶,我是最棒的』,這是自信也讓自己更有安全感,但不會讓自己變膨脹的東西」。

他和黃秋生合作《四樓的天堂》之後就像拿到一本寶典,他迫不及待想把得到的經驗趕快實踐,讓大家看到他近來努力的作品,以及鏡頭前不一樣的角色樣貌,「我現在每天工作10幾個小時都不覺得累,反而覺得很有趣」。

《比悲傷》中首次與王淨合作,范少勳認為和演技派的她有種奇妙的共頻,「她是放得很開的演員,我也是個很願意相信對手、把自己交給對方的人,可能因為這樣很合得來」。談到幾位合作過的女演員,他分享拍影集《通靈2》的郭書瑤是很願意聽對手演員說話的人,和温貞菱對戲很有安全感,至於王淨就像一起跑馬拉松的夥伴,一快一慢之間,連呼吸節奏都有默契。

#尾錢 #努力 #王淨 #合作 #初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