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指國史館館長陳儀深在中研院因研究成績不彰,他去拜會院長李遠哲才獲續聘。陳儀深昨反駁,當時李遠哲還不是中研院長,他是因為參與社運以及寫228論文而差一點「發生意外」,並非研究成果不彰,反控「施先生今竟為加害者開脫」。

陳儀深拿出當年中研院近代所同仁連署「營救」他的陳情書和他的著作表示,詳細經過他在2019年前衛出版社的「拼圖二二八」一書的第一章緒論「我的二二八研究小史」有詳細交代。

陳儀深在書中敘述1992年被中研院決定「不續聘」,1年後續聘的經過。他說,這根本不是用政治干涉去「逼迫」院方,而是當時所內同仁有絕大多數的人聯名向院方陳情,包括原本在聘審會沒投贊成票的人,後來都紛紛表示不聘續的作法不適當。

因為他從1988年8月進到近史所任職後,4年中有3年得到國科會的獎助,論文的質量在同時被續聘審查的多位同仁中或許不是前茅,但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名,「可是別人都通過了,只有我不獲通過」。

陳儀深認為,他1991年下半年去美東參加示威,以及開始寫228論文發表,都可能是中研院決定不予續聘的「禍因」。加上開始適用的投票制度有些問題,例如棄權票都被算入否決票,並不合理。「難怪事後所內同仁踴躍連署,為了『救我』(指免於被解聘)而向院方陳情」。

對於「政治干涉」讓他被續聘的說法,陳也表示,1992年至1993年當時民進黨力量有這麼大嗎?況且中研院是可以被任何政治力量逼迫改變續聘與否的機構嗎?這以常識來說也匪夷所思。

他說,當年他參與籌備的台教會剛成立(1991年12月)不久,該會主要幹部都支持施明德,「施先生若因而有幫我關切1992的不續聘案、我是很感謝啦!」但該案發生時中研院院長還不是李遠哲,強調「李1994年上任時我已經平安了」。

#李遠哲 #中研院 #續聘 #陳情 #陳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