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眾議院選後,岸田文雄首相設置策略研議平台,在經濟上計畫端出重視分配正義的「新資本主義」經濟政策;在外交上積極布局「大國外交」,希望首訪美國與拜登總統會談,並尋求與中國、俄羅斯及東協國家(ASEAN)重開「元首外交」。

岸田外交保持平衡

日本外相林芳正18日與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電話會談,王毅邀請林芳正訪問北京,林芳正未立即接受,但表示中日應當維持「具建設性的穩定關係」,至於是否呼應拜登「外交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林芳正不置可否,表示「將從日本的立場考慮」。王毅希望以北京冬奧及「中日文化體育交流促進年」為契機,「營造積極的民意和社會氛圍」,建構穩定中日關係的基礎。

林芳正正面看待「拜習視訊峰會」,認為中美關係是否穩定,對國際社會而言極為重要,「拜習會」顯示兩國負責任地管理彼此競爭關係的重要性,日本願與中國繼續對話,就各項共同課題展開合作。26日,中日時隔1年以線上方式重開「中日經濟夥伴關係對話」,北京由商務部副部長任鴻斌領軍,東京則以外務省外務審議官鈴木浩主談,雙方一致同意以明年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為契機,促進經濟及民間交流,避免中日關係因美中對抗與新冠疫情而冷卻。

至於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國事訪問日本一事,林芳正坦言「不處於協調具體日程的階段」,但未排除「習近平以國賓身分訪日」的可能性。岸田首相在外交上展現與安倍晉三及菅義偉不同的路數,延續池田勇人「大國外交」的路線,媒體以「親中」指稱「岸田外交」,實則不然。

60年代「宏池會」開山祖池田勇人主政,提倡「大國主義」,路線與親美的「冷戰派」有別,積極打開與北京的經貿關係,當時台北與東京時有齟齬,究其原委,並非親共反台,而是經濟優先。池田勇人在政治上親美,在聯合國與美國步調一致,在經濟上卻向共產國家輸出,使日中雙邊經貿關係大有進展。岸田文雄師承池田勇人,主張和解外交,特別是對中外交政策。

林芳正接受《文藝春秋》月刊專訪時表示,日本與中國經濟關係切不斷,無法「從明天開始即讓日中貿易歸零」。林自認是「知中派」,但不「媚中」,「在與對方談判時,了解對手比不了解來得好」。岸田外交試圖保持對中競爭與合作平衡,既配合美國共同應對中國,又確保與北京開放的經濟關係。

莫以親中親台論斷

儘管岸田展現「鴿派」外交,但安保政策仍將為所當為,日、美、澳、印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將於明年春季在日本召開第二次實體元首會議,著眼於中國的挑戰,推進經濟安全合作。因日本國民普遍意識到,相對強大又具戰略意圖的中國對日本安全所構成的挑戰,而從日本的角度來看,很難不將此挑戰視為威脅。

此外,北京雖對林芳正主掌外交表示歡迎,認為「凸顯岸田政府有意推進穩健對華外交」,但大陸學界認為,林芳正雖是「知中派」,但不意味岸田內閣對中政策會發生根本性改變。美日同盟為日本外交基石,中美對抗之勢若未緩解,將壓縮日本改善中日關係的政策空間,此為「岸田外交」的艱難挑戰。

岸田的對中政策不僅備受國際社會關注,亦挑動自民黨內派閥的敏感神經。眾院選後的自民黨內7個派閥人數皆下滑,但未出現大洗牌,最大派系「安倍派」(清和會)由97人減為89人,仍居各派系之首;而岸田首相領軍的「岸田派」(宏池會)折損5人,41人的規模僅列位第4,形勢比人強,「宏池會」仍難與「清和會」匹敵。岸田對中外交須如履薄冰,關注黨內派系平衡的變化。

日本媒體披露,前首相安倍擬於來年訪台,並於立法院發表演說,牽制岸田與林芳正對中和緩政策。北京對日外交反覆強調「台灣問題」是紅線,不是自民黨派閥競爭可操作的政策工具,蔡政府若以「親中」、「親台」論斷日本政治人物,利用或介入自民黨內的派閥矛盾操作台日關係,在兩岸及台日關係上將雙輸。

#挑戰 #中國 #岸田 #北京 #池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