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之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拜登,終於在11月16日透過視訊舉行首次峰會。在中美兩國關係持續緊繃的之際,「習拜會」的舉行,有助於緩和兩國和區域的緊張局勢、為接下來的貿易談判鋪路,同時深化兩國在氣候變遷領域的合作。然而,中美對立的格局已然成形,在短期之內,兩國要重返過去友好關係將越來越難,如何管控雙方衝突擴大,將會是未來幾年中美領導人所要面對的重大挑戰。

從此次「習拜會」攻防的議題看,主要聚焦在安全、經貿、氣候合作等三大領域。由雙方在會後釋出的訊息觀察,區域安全最為複雜難解、經貿摩擦慢慢理出頭緒,氣候變遷則是雙方合作的最大交集。

中美關係要走出目前僵局,參照以往國際間的經驗,惟有「先易後難,由淺入深」,逐步尋求解套。可以預見的,中美關係將「三步走」,先談氣候變遷合作,再著手解決經貿問題,安全議題則以不持續惡化為準則,慢慢解開彼此間千絲萬縷的結。

當前在全球應對氣候變遷的大趨勢下,中美身為全球兩個最大碳排放的國家,減排的一舉一動備受各國關注,氣候相關議題也成為兩國改善關係的最佳切入口。

事實上,關注氣候議題的拜登政府2021年1月上台後,美方便不斷尋求與中方在此議題上進行合作,美國總統氣候特使凱瑞(John Kerry),在2021年4月和9月兩度訪中,與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進行會談,雖兩次訪問期間均遭到中方刻意冷漠對待,但出乎外界意料的,雙方於11月10日在COP26(會議)期間發表聯合聲明,同意在未來10年協力推動防止氣候變遷行動。

中美同意攜手在氣候變遷領域合作,也為兩國官方交流打開一扇希望之窗,未來雙方在減排的進程以及具體的操作細節上,預料將有更多的互動。關注的重點是,外媒曾傳出美方希望中國將碳中和的時間表提前至2050年,或成為雙方未來協商的重點。

相較之下,中美在經貿合作的前景讓人憂喜參半。首先,拜登政府上台之後,雖然雙方貿易談判的主談人曾經多次通話,但遲至今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仍未與美國財長葉倫和貿易代表戴琪正式謀面,顯示雙方在貿易方面的歧見尚未凝聚共識,原本外界預期即將啟動的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仍未見蹤影。

其次,美國對中國經濟的施壓有增無減,而且涉及範圍越來越廣泛,包括中國在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採購承諾的履約情況、美國對中國科技業尤其是半導體行業的圍堵,以及因人權和香港議題對中國企業的制裁等,都增添雙方在經貿領域握手言和的難度。

比較正面的訊息是,美方經貿高層已多次釋出願意調降對中國加徵的關稅,同時,「拜習會」上雙方在經貿議題不再惡言相向,習近平也明指「中美經貿關係本質是互利雙贏,在商言商,不要把中美經貿問題政治化」,為中美啟動新貿易談判營造良好的氣氛。

至於最難處理的安全議題,則是當前中美關係的「深水區」,特別是對台海局勢,習近平和拜登在峰會上各說各話,互不相讓。美方提出的依循中美三公報、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三項準則,中方卻只認可其一(中美三公報),甚至在「反對台獨」的立場上,雙方也不同調。

值得注意的是,習拜會後,雙方在西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叫陣」動作均未暫歇,為兩國關係埋下最大變數。為此,拜登在峰會中提出「護欄」概念,用意就是不讓區域緊張局勢進一步惡化,以及避免因擦槍走火引發不可收拾的戰爭後果。

中美兩大強權的關係,影響著全球政經局勢的走向,兩國高層應謹慎控管雙方的分歧和摩擦,避免全世界陷入另一場巨大的動盪。

#中美 #中國 #氣候變遷 #兩國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