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高收債前波受到大陸加強房地產監管及地產商恒大財務危機的衝擊,指數呈現回檔。不過,大陸房地產債券利差擴大並未造成新興市場系統性風險,儘管亞高收房地產利差自低點擴大超過300個基本點,但整體新興市場高收益企業債利差僅擴大16個基本點。

投信法人指出,2009年以來大陸四次緊縮房地產政策,多造成亞高收房地產利差擴大,但此次債券利差走寬幅度高於過去三次表現,或暗示大陸監管政策進入新的層次,對長期發展不見得是壞事。

台新新興短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張瑋芝表示,新興市場債具有高經濟成長率及高息收雙高優勢,吸引國際資金持續湧入,隨著新興市場國家疫苗施打率提升,後續可望迎來強勁的經濟成長,整體新興市場將持續獲得資金青睞。

日盛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研究團隊表示,疫情後多數亞幣明顯上漲,而美國聯準會表示當前貨幣政策的預期,加上市場對信用風險的偏好,支撐亞洲美元債需求。此外,印尼疫情趨緩,提升印尼市場對經濟復甦的預期,煤礦、金屬和食品等需求持續,故看好印尼相關產業的高收益公司債。

安本標準投信投資長彭炫通表示,目前仍有一些債券市場的基本面優於去年,想追求收益的投資人,高收益債和新興市場債,特別是前緣市場債均能提供相對較佳的收益水準。

第一金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呂彥慧表示,新變種病毒傳染力、致死率還有待進一步觀察,全球景氣正進入上升軌道,只要新變種病毒沒有造成大量的重症或死亡,未來再次全面鎖國封城的機率不高。經濟活動照常進行下,企業獲利將維持擴張態勢,債信品質可望持續改善。

摩根大通證券近期即大幅下調明年全球高收債違約率預估值,從1.25%調降到0.75%,與今年的0.65%相當,為金融海嘯以來的偏低水準。除了基本面改善之外,現在美國10年期公債實質利率為-1.05%,處於低利率環境,資金勢必尋求更有效率的去處,而高收債的高利差優勢,將吸引對收益有興趣的投資人青睞。

#優勢 #收益 #房地產 #債券利差 #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