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白宮發言人莎琪6日宣布,由於中國在新疆「持續進行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拜登政府將不會派出任何官方及外交代表團參與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而拜登政府並未「全面抵制」,甚至不使用「外交抵制」字眼,充分反映出在「共存」原則下,「鬥而不破」已成為中美關係的「地板」,而拜登總統甚至靈活運用到「奧運政治學」。

雖然在上個月的拜習會中,美國將抵制北京冬奧議題並未登上檯面,但9、10日舉行由拜登主導的「民主峰會」及明年初的北京冬奧,在短期內將成為美中關係的主要爭議,莎琪的宣布並不令人感到意外,但宣布的方式、內容及相關說明卻耐人尋味。

美國重大外交決策通常由高階官員親自宣布,或至少由白宮、國務院發表公開聲明,但拜登政府對於抵制北京冬奧的重大決定卻是由白宮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中,答覆記者詢問時被動證實,刻意淡化、稀釋其對美中關係的衝擊。其次,莎琪提醒媒體經常使用「外交抵制」,好像回到1980年代冷戰時期,而事實並非如此;最後,當記者詢問,為何不「全面抵制」,運動員也全部退出,莎琪則說明,美國已向中共傳達了明確訊息,不應該懲罰為奧運而長期準備的運動員。

由於蘇聯入侵阿富汗,美國等65國全面抵制1980年莫斯科奧運,1984年俄羅斯採取報復行動,率領14國全面抵制洛杉磯奧運,造成近代奧運史上最大規模的相互抵制。根據美國的決策思維,拜登政府顯然認為,美中當前面臨的情況顯然不如1980年代嚴重,美國的抵制已充分、堅定表達對人權的堅持,向中共傳達了強烈訊時,同時也維護運動員的權益,並避免給予國際社會政治干預體育的印象。

另一方面,雖然美中兩大強權「多面向戰略競爭」的趨勢已不會走回頭路,雙方在人權、民主價值及體制的競爭與對抗只會更形尖銳,但拜登的中國政策仍然兼顧務實路線,除了提高美國的道德訴求及話語權,也在價值信念與現實利益中取得妥協與均衡,在這次決策中就充分看出,即使面對強大國內反中情結與壓力,拜登就避免過度激烈的行動影響到美中整體關係。

目前為止,美國決策在國際社會產生何種效應仍不明朗,歐洲及亞太地區主要國家尚未表態。由於疫情影響,除參賽選手、教練外,各國原本就不計畫派出大規模官員出席,因此,美國外交抵制的象徵意義大於實質影響。

國際奧會對於美國的決策表示尊重,取得美國轉播權的NBC將繼續轉播,主要贊助廠商也沒有打退堂鼓,因此,雖有外部外交抵制,北京冬奧順利進行應該沒有問題。

中國大陸則批判美國如一意孤行,將採取反制措施,但從現實面來看,奧運舉行在即,中共可能的手段有限,過度激烈的外交辭令、「戰狼外交」只會造成破壞,無濟於事。

奧運會經常淪為地緣政治的角力場域,北京冬奧抵制戰沒有贏家,但美中雙方至少在沒有超越底線情況下,避免冬季奧運破局。慶幸的是各國運動員的權利沒有因為政治遭到剝奪,他們能在競技場上展現實力才是奧運的真諦。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決策 #美中 #拜登 #美國 #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