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兌人民幣1個月走勢
美元兌人民幣1個月走勢

新變異病毒株Omicron「登陸」多個國家後,為防控疫情蔓延,日本禁止外國遊客入境一個月,韓國及菲律賓也延後了原定本月初重開邊境的計畫。風險資產近期表現震盪,相對環球股票及大宗商品,貨幣受到的影響較溫和。

三方向布局亞太貨幣

然而,面對疫情的種種不確定性,我們對亞太貨幣布局有以下建議:

逢低買進美元:儘管在「去風險」的環境裡,市場對美聯準會加息的預期降低,但我們相信美元還是獲得避險資金的支持。考慮到不同環境的可能性,美元的風險調整後回報不錯。另外,人民幣相對美元的走勢料較穩定或僅將小幅變動,投資者應保持看好人民幣(相對歐元、瑞郎或日圓)的交叉貨幣組合。

賣出波動率:未來數周,全球等待疫情的發展。如果投資者計劃增加風險敏感資產,我們認為賣出波動率是較謹慎的策略,其中,美元兌日圓、美元兌瑞郎、澳元兌美元、新西蘭元兌美元都存在賣出下行風險的機會,交易有望受益於相關匯率近日調整及隱含波動率上升。

經濟重啟仍可期:我們不會倉促認為新毒株會導致全球進入漫長的封鎖期,因此,新加坡元、馬來西亞令吉及泰銖等旅遊相關貨幣,最終受益於經濟重啟,中期而言有望在地區中突圍,特別是相對菲律賓比索及印度盧比等基本面較弱的貨幣。

錢進日圓、瑞郎避險

對於一直採取「清零」政策的中國,美元兌人民幣自11月中旬跌破6.40關口後,近日更跌破6.35。新病毒蔓延令市場對美聯準會加息的預期降溫,從而拖低美元,資金流進日圓及瑞郎兩大避險貨幣。另一方面,從貿易加權計算匯率看來,人民幣近期表現穩定甚至小幅回調,因此,美元兌人民幣的跌勢並非因為人民幣廣泛走強,而是美元承壓所致。

短期內,投資者情緒將導向貨幣市場的走勢。如果市場對美聯準會的加息預期再降低,美元應進一步走軟。不過,我們認為美元兌人民幣的下行空間有限且短暫。根據我們的基準情景,Omicron對經濟構成的影響跟Delta接近,這意味美聯準會將繼續加快縮減購債,甚至不排除明年下半年加息的可能性。

在中、美利率及經濟增長分化的背景下,美元兌人民幣最終有望回升。然而,由於中國的外部盈餘穩健(包括經常賬戶、外國直接投資及資產組合資金流),加上中國的實際利率較高,美元兌人民幣的潛在漲幅應不會太大。

這意味美元反彈的同時,貿易加權計算的人民幣也可能升值。我們看好人民幣相對歐元、瑞郎或日圓的交叉貨幣組合,除了升值潛力,人民幣的收益率也較高。不過,基於人民幣相對歐元、瑞郎及日圓已升值不少,未來較難複製同樣的漲幅。

因此,對國際投資者而言,人民幣短期內可能是不錯的美元替代選擇,尤其是美元當前的估值偏高,並且美國經常賬戶及財政赤字等長期負面因素猶在。不過,由於中國經濟數據保持疲軟,加上美聯準會有意加快「縮減」的步伐,美元兌人民幣明年一季度前料主要在6.35至6.55區間震盪,明年9月前逐步漲至6.65。

#瑞郎 #中國 #加息 #貨幣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