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文蔚
須文蔚
陳義芝
陳義芝
(本屆時報文學獎得獎作品集相關訊息請掃描QRCODE)
(本屆時報文學獎得獎作品集相關訊息請掃描QRCODE)

今年時報文學獎新詩類的徵文共計收件六百零四首(包含來自東南亞廿五首、港澳十七首、大陸八十八首、美加六首,其他地區五首),經初審委員李長青、林承謨、顏艾琳評選後,有八十首進入複審。複審委員為辛金順、許水富、凌性傑,複審結果有廿一首進入決審,分別是〈像樹一樣〉、〈永勝五號樟樹這麼說〉、〈健康長壽安全守則〉、〈繼承〉、〈疫情時期的抒情敘事〉、〈對鏡,遇見父親〉、〈莫比烏斯式悲傷〉、〈四洵之味〉、〈細讀病危的母親〉、〈老厝四點十九分〉、〈偽蒙學--致未來的孩子〉、〈失落的指環〉、〈夢的截圖〉、〈中華民國臺灣地區相片基本圖〉、〈他住在頂樓加蓋的雅房〉、〈家具〉、〈今日通訊〉、〈被偷走的孩子〉、〈肋骨〉、〈養動物〉、〈沒有墓碑的飛行員〉。

會議於九月卅日下午二時三十分中國時報會議室舉行,由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盧美杏主持,首先由陳義芝、須文蔚、羅智成等三位決審委員推舉主席,主席由羅智成擔任,開始各自陳述評審標準,並針對廿一首作品進行投票、討論。

■評審標準

陳義芝(以下簡稱陳):首先,文學是看整體表現出來的感覺,細看構思是否奇特,奇特就會吸引人。第二點看語言是彆扭或清新,情境飽滿度,意象是否有感染力。最後思考這首詩表達了何種情境,給予什麼聯想。用以上的這些考慮來決定如何挑選。我選作品就憑自我經驗及美學標準來選擇,若有完美無缺的作品最好,若無,就看哪個作品影響的價值最高。

須文蔚(以下簡稱須):這次作品來源多重,展現出的主題多樣,提出許多當代議題,這些對我來講會有點興奮,可以挑出為這個時代發聲的作品。我相信現代詩能將這個時代的意涵透過作品呈現出來,不管是談臺灣高齡化社會或是疫情衝擊影響,抑或是後現代主義的通訊、社會或科技的扭曲,這種種可以關注的議題都寫得很好。

我覺得一個作品還是不要太彆扭、雕琢,原本不關心國際議題,為了參賽而關心,或把老人寫得非常扭曲,裡頭不見情感,反而不打動人。有的作品語言非常清新,整體主題意涵很飽滿,我會放棄過於雕琢的作品而選擇打動我的。詩作為抒情的文類,情感飽滿是我的挑選標準。

羅智成(以下簡稱羅):我的評審標準跟上面兩位相近。誠實地講,我們會有共同的、長期性的美學標準或是對詩的期待,就像跟作品對話一樣。不同的作品會激起我們特別想要刻意強調哪些美學標準。如遇到特別傳統保守的,就比較想要有原創性、個性化的東西;倒過來講,有時候看到非常勇敢的作品,就會想要能嚴謹一點等等。

最近幾年時報文學獎的作品都不錯,年輕感最強、前衛性強,前衛性強再加上對時代高度敏感。我覺得高度敏感跟得獎意識有關,這個時代每個人都很重視書寫策略,現代年輕人不像我們那時埋首書中找真理。對疫情、對社會問題的氛圍跟掌握上,他們是很敏感的。我希望能有文質、文情相稱的。最後我挑較願意幫背書的,是可信賴的敘述者。可信賴是透過態度、書寫方式等等來表達。

在三位評審陳述評選的標準後,開始進行第一階段的投票,每位圈選四首不分名次,之後再針對獲得票數的幾篇,逐一進行討論。

■第一輪投票:

得一票者:

〈像樹一樣〉(羅)

〈疫情時期的抒情敘事〉(陳)

〈四洵之味〉(須)

〈他住在頂樓加蓋的雅房〉(須)

得二票者:

〈繼承〉(須、羅)

〈對鏡,遇見父親〉(須、陳)

〈夢的截圖〉(須、陳)

〈養動物〉(羅、陳)

★一票的討論

〈像樹一樣〉

羅:我建議這篇可再細讀,因我在初看時是刪掉的,後來看第二、三遍時就越喜歡它,因為它最差的幾句話就在最前面。它語言上簡單、生硬,就像樹一樣。可寫到後面,思想生動、書寫方式不溫不火,有非常細緻的節奏感跟韻律在裡頭。所以越到後面我越喜歡它。可以請評審委員多看一下這篇。

陳:這篇我覺得讀起來非常平順優美,沒選它是覺得少掉了某個奇景的地方,能讓你頓挫或思索;它的抒情很美,但比較之後就沒選。

須:這類題材在四零年代鄭敏寫了很多,用樹的安靜跟人的行動做為一個對照的張力來去描述思維。相對於鄭敏的思維每次都可以說得很抒情,能夠創造出一些奇景或是生命的啟發,我覺得這詩說理就是說得很明白,反而沒有從隱喻或是轉喻帶出道理,這是比較可惜的。再來它有較不精緻之處,譬如說漫畫,它寫成化學的化,很明顯就是錯字。

〈疫情時期的抒情敘事〉

陳:疫情寫得不俗,疫情時期的抒情敘事就是要寫很自然的生活。開筆不錯,在疫情被禁錮、隔離下,除了夢中能去到遠方,都不能去到別處。最後結束在「他知道我不敢離開」。從開頭說不能離開到最後不敢離開,這個禁錮封鎖已經深入到心裡了。

須:這次寫疫情的頗多,若只挑四首,我會把它跟其他寫疫情的詩做比較,因有太多不同題材可以挑選。和〈夢的截圖〉比較:〈夢的截圖〉敘事清晰,而這首是白描式的速寫,抒情的情這方面我沒有看到,這是它沒有被挑出來的原因。

羅:跟疫情有關我印象最深的是三篇,〈疫情時期的抒情敘事〉、〈繼承〉、〈夢的截圖〉,在前兩篇中我挑選了〈繼承〉,但兩篇我都喜歡。在技巧上及對意象的細緻度來講,〈疫情時期的抒情敘事〉是最好的。細節處理有點賣弄式的表現,這讓我覺得它好。但整理書櫃那裡是不需要的motive,炫耀或具象化的感覺都不大,這是我不選它的原因。(待續)

#抒情 #作品 #敘事 #時代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