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英仁為客人示範量身訂製,不管客戶的體型、身高,在他巧手下無一不服服貼貼。(石智中攝)
廖英仁為客人示範量身訂製,不管客戶的體型、身高,在他巧手下無一不服服貼貼。(石智中攝)
廖英仁鎮日面對成堆布樣與量身資料,但仍樂此不疲。(石智中攝)
廖英仁鎮日面對成堆布樣與量身資料,但仍樂此不疲。(石智中攝)
廖英仁有條不紊地剪裁出一件件得體的西裝作品。(石智中攝)
廖英仁有條不紊地剪裁出一件件得體的西裝作品。(石智中攝)
對細節的堅持,是廖英仁對工作的執著,也是挑選車款時的準則。(石智中攝)
對細節的堅持,是廖英仁對工作的執著,也是挑選車款時的準則。(石智中攝)

專精男士西服量身訂製的百樂門執行長廖英仁,不管面對什麼人,他總是保持一貫親切的微笑,各種身型都難不倒他,從孩童到成人,他自豪地說,只要打量一眼「心中的度量就自動畫好了」,但不自傲、不張揚,一切以顧客的需求至上。這樣的情懷也移情到車輛上,他笑說除了剛出社會時買過一台日本車,爾後就成為賓士的死忠車迷了。

廖英仁年輕時跟著上海師傅學得一身好手藝,自1963年開業至今,一晃眼從事西服訂製工作將近一甲子,無數政經界呼風喚雨人物身上的西服均出自他手,他為消費者帶來成衣無法比擬的專屬感。他認為,只有手工量身訂做的西裝能展現細節與獨特感,不管高矮胖瘦都能在訂製西服的魔力下,呈現最完美的姿態。這一切靠的除了長達數十年的磨練外,也是他在商場屹立不搖的原因之一,採訪時,連同場的老顧客都直言:「廖老闆親和有禮,不管面對什麼人都一視同仁。」

曾為兩總統量身訂製西裝

廖英仁曾為許多名人製作衣服,蔣經國、李登輝兩位前總統都穿過他製作的西裝,裕隆集團嚴凱泰、中信集團辜仲諒也是他的熟客。廖英仁表示,嚴凱泰很照顧員工,逢年過節會贈送部屬訂制西裝,他還透露,蔣總統最後一套西裝是他連夜趕製出來的,讓他備感榮幸。

在面對時尚界大量成衣(Ready to Wear,簡稱RTW)的傾銷下,男士西裝日漸勢微,但西服界仍有不少大師持續裁剪一匹匹布料,歲月的光陰與成匹的布料成就了男人身上的自信與威嚴。量身訂製,成為面對大量成衣製造風潮底下,堅守服裝美學的最後一道防線。

穿著體面是對他人尊重

而面對現今世道的服裝潮流,廖英仁直言,過去在成衣還未大量面世時,西裝就是男人的武器,穿得體面不只是一門學問,也是一種對別人的尊重;但在今日,大量、低利潤與便宜的服飾充斥,讓體面與尊重不再具有說服力。「現代的純手工西裝比例愈來愈低,這其實並不是我們所樂見的,因為便宜服裝背後的意義就是沒有細節。」

當美感與細節因為價格而成為被犧牲的對象時,對整個男裝市場來說都是一場災難,而頂著這層壓力,廖英仁一做將近60年,他說社會在變,風向與潮流更是瞬息萬變。「例如以台灣亞熱帶的氣候環境,穿著西裝工作的確辛苦,馬前總統曾倡導脫下西裝只以襯衫上班的風氣,當時也的確帶動了一波輕盈穿著。」

但風向會變,近幾年開始大流行的Suit Walk又帶動一波男士正裝風潮,也有愈來愈多年輕人穿著講究輕盈透氣,在體面和舒適度的天平兩端取得平衡。雖然光顧他店面的仍舊以老顧客為主,但他仍舊可以感受到這股風向轉變。「他們的穿著比較講究正式和嚴謹,所以訂製的西裝也多以暗色系為主;而針對工作性質的不同會有不同款式的選擇,單排兩顆釦仍舊是大宗,但雙排釦的顧客也不在少數,可以說是目前來店訂製的兩大主流。」

著迷流線車身與細膩質感

也因為對細節、質感與線條的堅持,廖英仁對這些細節的堅持也反映在他選車的邏輯上。「我偏好流線型的車款,一般雙門跑車很吸引我,但實用性不大,符合房車又有跑車外貌的轎跑就會是我的首選。」他細心解釋近年購入的賓士CLS400,有著流線張揚的肌肉線條,可文可武的外貌與極其犀利的操控性,讓他一眼就相中這台神駒。

他笑說自己是賓士鐵粉,除了剛出社會時買過一台日本車,但接觸過賓士車就對它極富個性的外觀線條、與豪華細膩的內裝質感著迷,爾後就成為終身賓士迷了。好奇他為何會對賓士如此癡迷,或許如同他在訪談中提到的:車子的性能與安全是他認為絕不可犧牲的兩個環節。這面向也如同服裝,精美的質料與優異的剪裁,也是現代男士衣櫃中不能缺席的兩個絕對要素。

#西裝 #賓士 #西服 #穿著 #訂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