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火界向來神秘,外界難窺堂奧,軍火商與情報員是兩種最神祕的行業,而且自古有之。最近因廠商內鬥,流出相關潛艦國造錄音檔內容,意外揭開軍火商布局介入軍火採購的過程。他們從掌握關鍵資訊、成立人頭公司、隱身幕後操作、掌握建案細節、到製造資訊斷點,這是軍火圈運作方式的首度曝光。

引進GL公司 郭璽一戰成名

國民黨立委馬文君收到的爆料音檔共16個,談話人物包括軍火商郭璽及某外籍遲姓顧問,還有負責潛艦國造原型艦建造的台船海昌船廠的柳廠長。

郭璽在潛艦國造(以下簡稱IDS案)第一階段,被前海軍司令黃曙光聘為顧問,郭璽介紹的GL公司,拿下29億元的設計顧問標案,一戰成名,成為軍火界躍起的新星。郭璽曾在海軍武獲室任職,在引進GL公司之後,理應功成身退,但去年下半年,郭璽與擔任IDS案技術顧問的遲先生,謀畫成立新公司,就是看準劍龍級潛艦性能提升案(以下簡稱延壽案)的技協商機。

柳廠長也是海官畢業,曾任海虎潛艦艦長。他是IDS案原型艦建造的執行負責人,潛艦國造案進動以來雖有小風波,但進度順利,柳廠長有功。

握人脈掌先機 製造斷點脫身

要做成一筆軍火生意,人脈是關鍵,如此才能得到內線情報,預先知道建案規畫,掌握先機,郭璽在錄音中便不斷透露自己的人脈與內線情報。

包括潛艦國造與劍龍級延壽案,都是機密案,國防委員會立委無論怎麼質問,軍方就是不答。軍火商卻有本事通天,就以延壽案為例,要找哪些裝備的人才,軍火商去年11月就摸得一清二楚,國會與媒體直到這個月才知道延壽案規畫期程延後3年。

更重要的是,做軍火一定要製造斷點,不能讓軍火商與軍方的內線連在一起,金錢的斷點更是如此。軍火界有所謂白手套,就是這層作用。

其次,為了怕被人聯想,軍火商有時也會隱身幕後,找個人頭開公司。以這次外流錄音來說,郭璽與遲顧問商議開設新公司,公司登記等所有手續都由郭璽辦好,辦公室也找好了,但是郭璽明確告訴成員,他是老闆,但負責人不是他。這間軍火公司不會找到郭璽這兩個字。

就在郭璽安排好公司,沒幾天,遲顧問即見到柳廠長。柳廠長詢問遲在國外做潛艦延壽的經驗,也說了海軍相關規畫重點,以及台船負責的部分。兩人會面就在柳廠長辦公室,接連談兩天。

然而,遲顧問與柳廠長會面,郭璽並未參加。同樣的,柳廠長與遲顧問談話時,也沒有提到潛艦專案小組,只說剛開完會;柳也不提人名,只說海軍高階將領現在最關切IDS有兩項裝備等。這些虛玄,聽者自明。

軍火暴利驚人 一開張吃10年

依軍火界的傳聞,郭璽是直通潛艦專案小組高層,柳廠長的角色,只是執行者,恐怕還沒辦法拿起電話與高層直接通話。

當然,潛艦國造是國防自主建軍重大里程,IDS案是「先求有,再求好」,海軍透過郭璽,突破政治障礙,找到GL的技協,郭璽有功,應該頒勳章;但海軍亦與郭璽約法三章,今後不得做潛艦的生意,郭璽應遵守。此外,郭璽接觸潛艦國造機密身分已被取消,若還打探或接觸機密資訊,果真涉不法,亦不能循私,將功抵過。

俗話說,軍火生意3年不開張,開張吃10年。做軍火生意,命得夠硬。

#軍火商 #潛艦國造 #廠長 #顧問 #郭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