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摩樂團與妙本法師(中)組合演出,頗受年輕歌迷歡迎,演出後經常遭大批歌迷包圍要求合影,大家都跟著做出合掌手勢。攝影/黃子明
達摩樂團與妙本法師(中)組合演出,頗受年輕歌迷歡迎,演出後經常遭大批歌迷包圍要求合影,大家都跟著做出合掌手勢。攝影/黃子明
妙本法師(前右)加入達摩樂團演出,頗受年輕歌迷歡迎,也一起合製海報舉辦簽名會,團員簽名後與歌迷合影。攝影/黃子明
妙本法師(前右)加入達摩樂團演出,頗受年輕歌迷歡迎,也一起合製海報舉辦簽名會,團員簽名後與歌迷合影。攝影/黃子明
到外地戶外演出,換裝化妝空間相對簡陋狹窄,妙本法師與達摩樂團成員演出服裝簡單,也各有因應之道,並未造成困擾。攝影/黃子明
到外地戶外演出,換裝化妝空間相對簡陋狹窄,妙本法師與達摩樂團成員演出服裝簡單,也各有因應之道,並未造成困擾。攝影/黃子明
妙本法師(右二)加入達摩樂團演出,她領唱佛教梵唄,台下歌迷與團員都跟著合掌唱誦。攝影/黃子明
妙本法師(右二)加入達摩樂團演出,她領唱佛教梵唄,台下歌迷與團員都跟著合掌唱誦。攝影/黃子明
有別於達摩樂團重金屬演出強烈上妝風格,妙本法師只是擦上護唇膏。攝影/黃子明
有別於達摩樂團重金屬演出強烈上妝風格,妙本法師只是擦上護唇膏。攝影/黃子明
達摩樂團演出時,台下年輕歌迷神色陶醉跟著搖擺起舞。攝影/黃子明
達摩樂團演出時,台下年輕歌迷神色陶醉跟著搖擺起舞。攝影/黃子明
達摩樂團結合咒語與梵唄的初始構想,Jack曾與禪松法師(左)討論,首場演出禪松更上台領唱梵唄,她13日生日,Jack特地為她慶生。攝影/黃子明
達摩樂團結合咒語與梵唄的初始構想,Jack曾與禪松法師(左)討論,首場演出禪松更上台領唱梵唄,她13日生日,Jack特地為她慶生。攝影/黃子明
Jack(董耀中)擔任團長兼鼓手,是達摩樂團靈魂人物,演出前自己化妝。攝影/黃子明
Jack(董耀中)擔任團長兼鼓手,是達摩樂團靈魂人物,演出前自己化妝。攝影/黃子明
達摩樂團加拿大籍主唱Joe(左)為演唱佛教咒語音樂,還因此舉辦佛教皈依儀式。攝影/黃子明
達摩樂團加拿大籍主唱Joe(左)為演唱佛教咒語音樂,還因此舉辦佛教皈依儀式。攝影/黃子明
許多佛教徒也愛聽重金屬,達摩樂團演出時,歌迷看見現場妙本法師的佛教友人,立即趨前合掌致意。攝影/黃子明
許多佛教徒也愛聽重金屬,達摩樂團演出時,歌迷看見現場妙本法師的佛教友人,立即趨前合掌致意。攝影/黃子明
浮生繪影
浮生繪影
《當佛教梵唄遇到Death Metal》

昏暗燈光下,穿橘黃海青的妙本法師唱誦佛教梵唄,引領穿黑色海青的重金屬樂團成員進入舞台,台下歌迷鴉雀無聲,有人合掌跟著誦念,當誦經聲嘎然停止,重金屬音樂立即撼動現場冷凝空氣。

兩種風格反差強烈的音樂無痕結合,發想源自15年前,達摩樂團(Dharma)團長兼鼓手Jack(董耀中)去唱片行買CD,他在New Age區(新世紀音樂, 70年代後期的一種音樂)發現一張西藏僧侶念經專輯,當下覺得那種低沉的黑腔死腔唱法,應是Metal(金屬樂)才對,後來方知是藏傳佛教喇嘛念咒。

Jack從小常跟篤信佛教的媽媽參加法會,總覺得誦經很無聊,沒有年輕人,疑惑為何法會不能有趣一點?聽到喇嘛念咒CD就曾想把佛教音樂放進重金屬,但佛經沒有很多音,長短不一,變成一首歌很難,年輕時技巧差,一直做不出來,近幾年才找朋友寫出第一首《七佛滅罪真言》,從此茅塞頓開做了多首這類音樂。

樂團唯一僧侶妙本法師,出自知名佛教系統,大學念傳播,曾參與報刊編輯、承辦素食博覽會及海外公益活動等;某日接到Jack來電邀約,起初以為是詐騙集團,相約面談因理念契合,答應幫忙演出救急,讓兩天睡不著的Jack落下心中大石,首演獲極大迴響,雙方合作迄今;如今妙本儼然樂團明星,不論海報簽名會或表演結束,常被大批年輕歌迷包圍要求合照,她總引領大家念佛號收尾。

妙本表示,願加入是因達摩只演唱咒語,有別其他重金屬,若只是流行樂團就不適合,每次演唱都令她很感動,熱情歌迷或許沒信仰,但總是合掌或頂禮,表達對達摩的鼓勵認同;唯一不習慣,因從未接觸重金屬,吊鈸和鼓聲很大,妙本常被嚇到,團練都要戴耳塞。

達摩樂團以死亡重金屬唱出佛的護法相、憤怒相,團員以黑色顏料及血漿塗抹臉上,代表超渡眾生及冤親債主所濺的血,Jack曾與禪松法師(左)討論初始構想,在大學教佛學的禪松,本身念心理學,認為傳統死亡金屬有較多廝殺吶喊,好像到了生命邊緣沒有依靠,相較之下,唱咒語替代廝殺吶喊好上千萬倍,首度演出她上台領唱梵唄,後來健康因素無法繼續,但那唯一的演出,禪松迄今難忘歌迷的熱情。

加拿大籍主唱Joe Henley出身基督教家庭,來台20年,娶台灣老婆,他也是作家,出版過關注台灣移工人權在內3本小說等著作,為參加達摩演出,與Jack由禪松引領皈依三寶入佛門,身上還有佛教圖案刺青,希望歌迷透過音樂,進入佛教或想要的任何宗教,得到平靜,並過著美好生活。

外界對死亡金屬常有負面觀感,但Jack認為,表演者留長髮加刺青僅為吸引觀眾,只是外觀有別於常人,他信佛虔誠,共捐過3公尺長髮給癌童,Joe私下常參加公益活動,他們只想用音樂讓年輕人認識佛教。

一位李姓年輕歌迷表示,看完表演當下有強烈衝動想要了解這個宗教在說什麼?佛教梵唄加重金屬咒語或許不只是娛樂,對某些人可能也是信仰入門的音符。

#歌迷 #金屬 #咒語 #音樂 #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