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和內政部政務次長花敬群日前見面了。他們曾為社會住宅政策互嗆,此次為加速推動社宅進行對話。這場解凍會面可能是居住正義的春暖嗎?

柯文哲和花敬群都是學者出身,共同的特性是心直口快。兩人言詞交鋒難免,但為實現居住正義而鬥嘴,倒是好事。有議才要爭,有解才要議。人民的安全和幸福本來就應跨越一黨之私的藩籬。

房價高漲是當前社會最大的民怨,特別是亟待安身立命的青年族群更是滿腹苦水。台北市區房價經不當的投機炒作,新預售屋每坪已經看不到百萬元以下,全台都會區每坪動輒70、80萬也不稀奇。柯文哲和花敬群都有共同的壓力,必須拿出令人信服的解方及成績。

社會住宅和危老都更是兩人會談的主題,內政部提議用行政法和《刑法》強力打炒房,獲得近7成民意支持。但健全房地產市場、加大市場的供給也是正題。近年推動的都市更新和危老改建,普遍遭遇一樓占用公設和頂樓加蓋釘子戶的刻意阻撓;而蓋社會住宅,動輒幾萬戶,對地方政府的財政則是無法承受之重。

計畫和理想要用熱情和資本才能實現。內政部的社會住宅計畫是到2024年之前要蓋20萬戶,其中政府直接興建的有12萬戶,光是興建成本,每戶18坪,每坪20萬,就要高達4300多億元,這對中央或地方政府都是很難承受的年度預算。但若改由中央每年補貼地方政府租金差額的方式,內政部只要每年編列40~50億的預算,就可調整「短期不可行」的財政方案成為「長期可行」。而地方政府只要妥善經營社宅出租,償還興建債務也無問題。台北市政府今年推動的「居住正義2.4行動方案」,朝「可負擔住宅」方向前進,應是兩全其美的社宅興建方案。

在非常時期推動非常的方案,政府必須棒子和胡蘿蔔並行,加速危老都更亟需魄力。棒子是拆除違建,胡蘿蔔是放寬容積獎勵和提供融資、賦稅優惠,並對重點個案給予優先的行政協助。這些都得靠中央和地方同心協力。

民氣可用,高雄城中城大火驚醒危老住宅的安全意識;房價高漲激起高度民怨,都更改建成效不佳也讓釘子戶的問題浮現。面對當前房價亂象,民間建商不乏居住正義之士,市府應鼓勵這些優良建商投入都更危老和社宅興建,多元並進,加速實踐青年安居樂業之夢想。

兩年前新冠疫情初期曾造成房價波段下挫,那時,多少無殼蝸牛期待這是另一次SARS危機入市的機會,怎奈,股市榮景、台積電投資設廠大點火,通膨、低利率、缺工加上台商回流,又使房價一路往上飆。

柯文哲和花敬群對居住正義都懷有知識分子的熱情,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合作下,期待未來社會住宅能加速推動,讓台灣擁有真正的居住正義。(作者為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地方政府 #方案 #興建 #社宅 #居住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