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中雞蛋是提供民眾三餐最平凡的佐菜,而且為增進營養最低廉的食材。不過,令人諷刺的是,在春節採購旺季來臨的同時,北部地區市場卻又因「蛋荒」而呈現排隊搶購現象。面對「蛋荒」恐慌,農委會主任委員表示,市場雞蛋短缺可找農委會;甚至在行政院會上提出「福虎生豐過好年、農產富足慶團圓」專案報告,更是令人啼笑皆非!

隨著「蛋荒」恐慌逐漸發酵,進而造成民怨,迫使政府高層在春節前上班最後一天緊急召開國安會議,特別針對民生物資供應列入為討論的焦點之一。從國家治理的角度來看,將「蛋荒」問題列入討論之焦點,前所未見,除了反映政府與民眾的距離越來越遠之外,其實說明國家元首已經發現其問題的嚴重性,也顯示了政府行政部門政策之僵化性。

事實而言,此波「蛋荒」恐慌,並非最近突如其來,而是去年5月因本土疫情蔓延升溫而提高管制層級,同時餐飲禁止內用,造成雞蛋需求劇減。面對雞蛋產量過剩之下,雖透過補貼鼓勵業者增加屠宰減少蛋雞,但隨著疫情稍為緩和降溫,從11月起市場供應開始呈現異常現象;尤其入冬之後雞蛋產量下降,在供應短缺下帶動蛋價直線飆漲。此外,加上春節來臨,民眾備貨提高需求,終於爆發「雞蛋之亂」。

從上述中顯然可以發現,政府行政部門如果真正關注民生物資供應,理應建立雞蛋預警系統,並非坐視放任衍生嚴重民怨之後,始才後知後覺,而是未雨綢繆提早進行「超前部署」,甚至啟動緊急進口充分供應,如此豈會爆發此波「雞蛋之亂」?再者,隨著疫情影響運輸,加上全球通膨急劇升溫,造成飼料價格大幅上揚,卻又採取產地「凍漲」蛋價政策,造成蛋農成本增加,降低汰換蛋雞提高生產意願,更是導致「蛋荒」釀禍關鍵。

然而,在「雞蛋之亂」之背後卻又無法忽略其所延伸的國家治理問題。嚴格來說,在國家治理權責區分上,民生物資供應充分與否,政府行政部門層級理應加以解決,並非需要上綱為國安會議層級討論之焦點。亦即肩負監視的行政院物價督導會報若能發揮職能,以及身為業務主管的農委會若能本乎職責,能夠真正體恤「苦民所苦」,以蒼生為己念,理應提早發現「蛋荒」問題。很顯然地,此波爆發雞蛋短缺、價格飆漲之亂,其癥結是在於政府行政部門的失職失能,甚至已衍生為國家治理危機。

除了「蛋荒」,姑且不論其背後是否涉及頗複雜的外交問題,近年以來由於政府行政部門政策的無為,加上配套措施之怠疏,也衍生了許多國家治理危機實例,特別是「萊豬」及「核食」的進口糾葛。其中前者係指,在未能訂定妥適萊劑安全標準下,突襲公布開放「萊豬」進口,造成民眾心理不安,反而拒買美豬,此讓美國肉品協會有苦難言,甚至被迫刊登廣告說明美豬安全。至於後者則是,罔顧之前國內公投已經通過禁止開放日本「核食」進口,2月8日逕自公布在「三原則」與「三配套」下解禁來自日本部分核食進口,未來是否導致因食安問題,而波及日本其他進口食品,值得加以觀察。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其實,面對內、外在極錯綜複雜的環境之下,歐美許多先進國家政府行政部門早已將「因應危機」發展為處理公共政策論述範圍,透過科學專業實證評估研究基礎,同時廣納社會各界建言,深入分析歸納整體脈動趨勢,找出最佳處理模式,以作為執行公共政策策選擇之依據,絕非行政部門少數官僚憑藉個別表面假相,採取閉門造車,以「吾道一以貫之」自以為是執行短期、媚俗的粗糙政策。

無庸置疑,雖一車雞蛋的價值可能不如一箱晶片之作用,但雞蛋卻又是民眾日常不可或缺之需求。俗云:「治大國有如烹小鮮」,其實是意味著,政府行政部門在公共政策選擇上,切忌淪為短視,採取先射箭、再畫靶作法,以盲目撒幣解決目前問題,取得民眾好感為前提,而是需要聚焦「民之所欲」,研擬較長遠的規劃,訂定更周延之配套。因此,此波「雞蛋之亂」背後所延伸的國家治理危機,頗為值得政府加以深思。

#危機 #提高 #卻又 #進口 #政府行政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