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政壇年度重頭戲「兩會」(全國人大會議和全國政協會議)即將在3月初登場。在新冠疫情持續延燒、全球經濟情勢混沌不明之際,大陸政府要如何汲取經驗和教訓,擘劃2022年的政經大計,將是這次「兩會」最大的看點。

由於中共「二十大」預計在2022年11月召開,這場五年一度的中共黨全國代表大會將確定未來五年中共領導班子,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在中共「二十大」召開前,維持社經局勢穩定將是大陸政府施政的重中之重。此前2021年12月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大陸領導層已經定調2022年的經濟工作重點為「穩增長」,「穩」字也將是今年大陸財經政策最重要的關鍵字。

大陸領導人此時要特別強調經濟「穩增長」,從另一角度解讀,表示大陸經濟存有不穩之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揭示2022年大陸經濟正面臨「三重壓力」: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正足以反映出大陸當前經濟的主要困難。

2021年大陸經濟雖繳出8.1%高成長率的成績單,但增速卻逐季下滑,第一季至第四季的經濟成長率分別為18.3%、7.9%、4.9%、4%,下滑速度頗快,讓2022年的經濟成長埋下隱憂。

在兩會召開前夕,多數財經機構和投資銀行對大陸2022年經濟成長抱持保守態度,普遍預期全年GDP成長率在5%左右,投行高盛在1月更將預測值從年增4.8%大幅下修至4.3%,原因是大陸持續執行嚴格的「清零」防疫政策,勢將影響經濟的正常運行。在多方不利因素限制下,外界普遍預期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將把今年經濟成長目標設定在5%至5.5%左右。

除了增速放緩的隱憂之外,拉動大陸經濟成長的消費、投資和出口這「三駕馬車」也出現明顯失衡情況。大陸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消費、投資和出口的年增率分別為12.5%、4.9%、21.2%,對GDP的貢獻率分別為65.4%、13.7%、20.9%,分別拉動經濟成長率5.3、1.1、1.7個百分點。

表面上看,2021年消費獨撐GDP大局,是拉動大陸經成長的主力,但實際上,漂亮數據的背後是2020年的低基數所致。在2020年,大陸受到新冠疫情嚴重衝擊,消費總額年減3.7%,對當年GDP成長的貢獻率是負22%,不僅沒有推升GDP成長,還倒拉成長率0.5個百分點。統計局數據顯示,消費在2020年和2021年的兩年平均成長率僅3.9%。

但相較於消費不振,更令人擔憂的是投資低迷。粗略來看三駕馬車的因果關係,應是投資帶動出口,最終刺激消費。投資扮演發動機角色,但2021年大陸固定資產投資僅年增4.9%,不但低於全年GDP成長率和消費、出口增速,對GDP增長的貢獻率僅13.7%,遠低於疫情爆發前2019年多達43.1%的貢獻率。

尷尬的是,高度仰賴政府資金投入的基礎設施投資,在2021年僅成長0.4%,堪稱2021年大陸經濟發展的絆腳石。由於在消費方面,官方處於被動地位,出口方面又很大程度受制於外在變數和去年高基期效應,因此,大陸政府若要在2022年「穩增長」,「可操之在我」的部分非投資莫屬,尤其是由政府財政主導的基建投資。

從這個脈絡看,可以理解投資界為何一致看好2022年將是大陸基礎建設大爆發的一年。然而,政府砸錢大興基建藉此刺激經濟,卻是一把雙面刃,大陸在2008年因應全球金融海嘯推出的人民幣4兆元刺激計畫,便是活生生的教訓,當年「大水漫灌」式的救市措施,雖讓大陸暫時渡過金融海嘯衝擊,但大量財政資金卻未流向預期的「鐵公機」(鐵路、公路和機場)建設,反而在資本市場流竄,造成股市和房市的波動震盪,並造成地方政府債務危機,至今餘波未平。

面對新一輪的基建大年,大陸政府應已記取以往教訓,對症下藥並精準投入。一方面,大陸財政部和發改委詳列政府專項債不得投資項目的負面清單,投資範圍則鎖定能提升大陸競爭力和解決「卡脖子」問題的「新基建」,另一方面,發改委等權責單位早在去年7月就啟動今年投資項目的準備工作,較往年足足提前兩個月,目的就是希望在邁入2022年之初就能進入實質投資階段。

根據大陸媒體統計,截至2月初,大陸已有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等八個省市公布2022年重大項目投資清單,共有6,501個項目,總投資額超過人民幣15.6兆元,項目涵蓋智慧城市、傳產高端化、產業綠化升級,以及5G、大數據中心等數位經濟領域的基礎設施等,在公共建設部分,則有公路交通、疫情防控和能源領域項目,預料在第一季就會掀起新基建的開工熱潮。市場樂觀預估,大陸第一季基建投資將年增10%,可望讓第一季經濟成長「開門紅」,也為2022年大陸「穩增長」站穩腳步。

#項目 #經濟成長 #成長 #經濟 #大陸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