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主要銀行被逐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體系、境外美元資產被大量凍結,不僅代表俄羅斯將很難透過國際貿易體系交換商品與服務,也意味國內金融與貨幣體系將陷入長期混亂。如何繞道美元體系、突破西方國家封鎖,與友好國家交易,將是普丁的挑戰。一般認為,中國龐大的市場與生產力可能是解方,人民幣則是工具。

降低美元依賴

這並非無的放矢,日前俄羅斯財政部長表示,將動用外匯存底中的人民幣,來因應西方金融與貿易制裁手段。不排除接下來與大陸貿易,全面使用人民幣作為計價與支付工具。儘管北京並未正面回應,但作為俄羅斯重要貿易夥伴,也是美元霸權主要挑戰者,大陸的確沒理由放棄這個大好機會。畢竟,擴大人民幣在跨境貿易、投資及儲備的使用,進而提升人民幣國際地位,本來就是大陸長期戰略方針,順水推舟是合理之舉。

大陸為了擺脫對美元的依賴,2015年建立非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已成為境外企業進行人民幣清算及結算的首選。人行統計,至2022年2月底共1287家金融機構參與CIPS,覆蓋國家及地區103個,2021年8月末交易達212萬筆,交易金額51兆人民幣,均創歷史新高。

CIPS與SWIFT雖仍有不小的差距,但CIPS成長快速,代表非美元支付體系重要性提高,讓美國不敢掉以輕心。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就指出,俄烏衝突可能促使大陸加快腳步,推動以人民幣為主的替代系統,短期不構成威脅,但長期勢必削弱美元影響力。國際金融大師弗蘭科則認為,美國過度使用制裁手段,已帶來諸多副作用,長期而言,美元地位恐怕不如想像中穩固。

根據IMF最新公布數據,美元的全球外匯儲備占比逐年下滑,目前已降至59.15%,創下26年來新低,最大的挑戰來自人民幣。近日IMF一篇報告指出,近20年來各國外匯儲備所減少的美元,1/4轉向人民幣。

這不令人意外,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面對美國的制裁手段,大陸除加速完備CIPS系統外,也積極探索如何降低對美元的依賴。從早先石油人民幣(petroyuan)的推出,再到後來鼓吹在美上市陸企回港或回滬深上市,都是對美國制裁的回應。俄烏衝突引發西方強力制裁,將更催化中國自我強化的努力。看看今日俄羅斯,誰能保證不是明日中國?

鬆綁資本管制

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讓世界看到美元霸權的威力,也讓各國認知過度仰賴單一貨幣(美元)體系,其實非常危險。一旦被列為制裁對象,經濟及金融體系將受到嚴重打擊,如同砧板上魚肉,只有任人宰割。對中國來說,去美元化勢在必行。

西方強力制裁俄羅斯當下,北京更要突顯人民幣在國際地位的重要性,以強化市場對大陸經濟的信心。日前傳出沙烏地阿拉伯銷往大陸部分石油,可能以人民幣而非美元定價,就是一個很好的進展。成為計價單位,不只可以擴大人民幣在國際使用的基礎,更可大幅提高境外企業與個人持有人民幣的意願與信心。特別是在大宗商品及原物料交易上,更具有指標性意義。

想擴大人民幣的角色,除了成為大宗商品的計價單位外,讓全球金融資產願意用人民幣計價,更具事半功倍之效。隨著金融全球化加速,金融資產交易規模早已超越商品交易。單以股市為例,2021年全球股市規模(市值)高達120兆美元,是全球貿易28.5兆美元的4.2倍,這還未加計其他金融資產如債券或ETF等,人民幣若成為金融資產計價單位,效益絕對會更加放大。

只是,效益大歸大,但實際執行層面,難度一定更高。原因在於大陸仍屬資本高度管制國家,在資本管制未完全鬆綁前,境外持有或發行人民幣資產的意願會受到限制。全球資金依然看好大陸經濟,在兼顧市場開放風險與去美元化效益的前提下,可以考慮制定鬆綁資本管制路徑圖,以透明化提升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當有助於人民幣地位進一步的提升。

#俄羅斯 #國家 #大陸 #西方 #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