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智強2日凌晨會取消本來要宣布參選桃園市長的直播,是因為接到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的電話並稱「地方反彈太嚴重」,羅、朱也有默契在連假時暫不對外發言。

很明顯地,朱立倫出招,桃園提名確實有可能從「圍強」變成「拆強」,但就算羅「強龍壓到地頭蛇」、沒有尊重地方生態去向地方大老拜碼頭,作法值得商榷,不過他頭已經洗下去,要他暫緩動作也只是「拖」而已,倘若最後弄到魚死網破,受衝擊的不只是桃園的選情、朱本身的威望、甚至周邊選區都會受影響,這場危機不容小覷,且時間緊迫,正考驗朱立倫的智慧。

先看一個情況,倘朱立倫受限於地方勢力而欲「拆強」,負面效應必明顯。畢竟會讓外界覺得國民黨根本沒有讓青壯派戰將接班的誠意;外界更會質疑國民黨在朱重拾黨權後,仍然是大老、地方力量說了算。更甚者,挺羅智強的青壯及年輕選票更會失去對國民黨的耐心,即便協調出「在地」人選,未戰先敗的可能性也高。

即便有明顯衝擊,朱要羅暫緩動作,仍然符合理性盤算。第一,至少黨主席權威或可藉由此強化。第二,羅選桃園,吹皺地方生態一池春水,壓力便到朱身上,朱若無法處理,也不用想未來了,所以此舉至少呼應「地方需求」。第三,若是羅上位,蔣萬安也選上,加上曾經擔任過主席的江啟臣,中壯接班態勢明顯,「蔣啟強」連線與新生代聯盟勢所必然,雖此是必走路徑且能順勢開拓中間選票,但黨內老派必覺得這是「逼宮」前緣,故先行「拆強」瓦解中壯連線,當然符合利益,何況還有位早就不奉黨中央號令的侯友宜。

但朱立倫既然擔任黨主席,而羅智強的參選意志又強,黨中央便不能以傳統要求「人和」的方式來情緒勒索,畢竟現今沒資源的黨更沒資格要一方去配合另一方。在各方勢力都無法忍受的僵局形成、失控的後果黨也難以承受,又無法靠一己之力解決時,藉由各方談判協商,才是控制情勢、解決僵局且成本最小的可行方式。黨主席好歹應該作為公平的協調者,啟動協商談判,拉各方上談判桌,讓其對話,至少要協調出一個各方雖不滿意,但能接受的次佳方案。

而這次佳方案可以考量在兩個月內,讓所有有意願的候選人走遍桃園的每一個選區來爭取支持,同時在第2個月內啟動辯論直播,讓選民了解其創意,最後藉由公平初選來決定提名人選。

此外,朱立倫或許可以公開說些肯定羅的話,好歹羅智強是國民黨中壯派最具戰力的代表人物,應是黨的資產,若讓外界覺得羅被打壓,羅更容易形塑「受害者」形象,在國民黨支持度每況愈下的時候,他若以無黨籍、跳脫黨派框架參選,藉其空戰優勢及人設也未必無法創造奇蹟。危機情勢已然險峻,作為黨主席的朱若只有選邊的邏輯,而無法創造出各方都能接受的妥協方案的話,「桃園輸、台北危、新北慘勝」將不會是危言聳聽。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黨主席 #地方 #桃園 #中壯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