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陽畫像。(聯經出版提供)
高陽畫像。(聯經出版提供)
高陽是從小說家和史學家的視角研究紅學。(聯經出版提供)
高陽是從小說家和史學家的視角研究紅學。(聯經出版提供)
《胡雪巖》是高陽小說最出名的系列之一。(聯經出版提供)
《胡雪巖》是高陽小說最出名的系列之一。(聯經出版提供)
高陽贈題九歌出版社發行人蔡文甫的作品。(文訊提供)
高陽贈題九歌出版社發行人蔡文甫的作品。(文訊提供)

高陽,被譽為近代歷史小說第一人,其代表作《胡雪巖》三部曲、《慈禧全傳》、《紅樓夢斷》全集等,擁有遍及全球的華人讀者,今年為其百歲冥誕,聯經出版社發行人林載爵就指出,高陽的歷史小說歷久不衰,與其他歷史小說作家的最大不同,在於他對歷史文獻的考證功夫,「他先是歷史文獻家,再是小說家」。在人物塑造、情節刻畫之外,更可見詳實的社會關係描寫。

寫出胡雪巖的「活」

林載爵指出,高陽最成名的作品《胡雪巖》系列、《慈禧全傳》、《紅樓夢斷》,均是在歷史文獻研究上,下足了功夫,「為了《慈禧全傳》他先在中央研究院的第四研究所圖書館,將清朝有關的檔案資料都看遍,一般寫歷史小說的人,都不太做這樣的功夫了。」也因為對史料研究扎實,高陽寫歷史人物,往往能提出新的見解,是以往的小說甚至歷史學家所不曾有的新發現。

高陽的《胡雪巖》系列,長銷百萬冊。寫胡雪巖,在高陽之前不乏小說家或史學家,光緒29年即有筆名「大橋式羽」的作家寫過小說《胡雪巖》,但把胡雪巖定位為鋪張揮霍,窮奢極欲,且對民眾刻薄。而在高陽筆下,胡雪巖眼光遠大,辦錢莊起家,但不侷限於金融領域,做絲、茶生意,為農村的養蠶人尋原料的出路;開設胡慶餘火口土藥店,為貧苦民眾施藥,也以此為自己做廣告。就人才、公關、風險意識而言,都具前衛創新性。

藉著胡雪巖,高陽也寫出晚清多種社會矛盾,也以胡雪巖對多種社會矛盾的態度來塑造胡雪巖,例如他反對太平天國,因此支持曾國藩、左宗棠等人鎮壓,但對太平天國的將士並不趕盡殺絕,失敗後逃亡的太平天國將士在他的錢莊存款,他不但歡迎,而且保守祕密,利用他們的財富,作為自己的資金,高陽也藉此寫出胡雪巖的「活」。

寫慈禧有高氏史觀

林載爵指出:「以胡雪巖為例,高陽和其他人不同之處在於寫出了政商關係,事實上是古今中外商人都會面對的政治關係這個問題。」雖然寫的是晚清,但至今政商關係仍是企業家的重要課題,十九世紀的胡雪巖在政商關係間的若即若離,在廿一世紀初仍可奉為經商者的「寶典」。

寫慈禧,高陽研究了大量晚清及慈禧史料後,既不同意晚清遺老的慈禧觀,也不同意民國以後的慈禧觀,形成他特有的史觀。他認為慈禧果斷工於心計,在統治集團的內部鬥爭中,始終是勝利者;高陽認為慈禧知人善任,辦事效率高,也並非一味懼外,屈辱求全。但高陽也指出慈禧是權力狂,中年後剛愎自用,信任非人。高陽以史實為根據,將《慈禧全傳》寫成晚清的現實主義歷史。

從《燈火樓台》看清局勢

研究紅學,高陽是從小說家和史學家的視角,因此很重視考證曹雪芹的年齡,根據胡適、周汝昌、林語堂三人不同的意見,推估的曹雪芹年齡有五、六歲之差,而這五、六年卻涉及曹家有一大變故:雍正五年抄家,翌年返居京師,當時曹雪芹若已十歲左右,才談得上對生活的體驗與感受。對於一般以「色即是空」來概括《紅樓夢》的主題,高陽也分析認為曹雪芹並未真正看破紅塵,他的「空」僅是滄桑之感蛻變而來。

若要說最推薦當代讀者看高陽的哪一部作品,林載爵表示:「《紅頂商人》雖是胡雪巖系列中最頂盛的階段,但個人最推薦的是《燈火樓台》。」他指出,從《燈火樓台》更能看到一個人在事業上的發展,有許多在能力之外的變數,「任何發展都和外部環境不脫關係」,既是提醒世人看清局勢,也是揭示「也許很多時候看清局勢仍不管用!」既要有為,也要能放下。

#寫出 #歷史 #歷史小 #高陽 #曹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