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近日疫情確診人數趨緩下,發起最後攻堅要堅持動態清零政策,甚至立下「軍令狀」一說,這也讓上海各社區的防控力道再度趨嚴。多名在滬台灣人都指出,雖被畫入「防範區」但都加碼不能出社區,實際與「管制區」沒分別,也擴大密接者定義,讓人流更顯緊縮。上海台商表示不少的中小型台企至今仍難以復工,更別說保障物流暢通,如今只能跟當地政府步伐走,乖乖申請復工與運輸通行證。

在滬台商受訪指出,這波長期停業停工對台企很傷,不同於大陸本地企業的聘僱合約,多數本薪只設最低薪資約2000多元人民幣,再補其他津貼的薪資結構,台資、外企多數本薪水準較高,面對疫情不能開工、薪水要照付時,支出成本負擔就更大。

即便能復工的台企也不見得能輕鬆,除了還是苦於原物料暢通等問題外,由於採取閉環生產,員工24小時在公司或工廠,要負擔所有食宿生活費用,還得不時發發紅包打氣。最後要怎麼計算這期間的薪水、各項雜支成本與後續財報編制也是大問題。

在上海多年的台籍經濟專家指出,上海官方說666家「白名單」已復工90%以上,但對比整個上海超過300萬家企業還不到1%,許多台商也還處於咬牙硬撐、苦苦申請復工當中。

也有台商說,復工難以全面的背後原因之一在於人流防控的再趨嚴。近日上海官方宣稱對疫情發起最後攻堅,甚至有立下「軍令狀」說法,這導致各社區的管控再度緊張。據了解,有的社區門口直接架起鐵架封鎖出入,也擴大密接者定義,一人陽性,整棟樓都被列為密接。

至於上海與周邊的實際復工情形,台商直言並不如想像的一帆風順,包含上海與周邊城市,譬如宣稱已全面復工的昆山,都不乏開工一段時間就面臨沒有原物料、零組件可做。

有法律顧問指出,近期外貿企業面臨一個特殊狀況,國外企業看到上海新聞,以為供應鏈都已恢復要求履約交貨,但實務上還是交不出貨,只得諮詢專家如何解釋還屬「不可抗力」的無奈現象。

#負擔 #台商 #上海 #薪水 #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