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越來越像一個亂了方寸、上蹦下跳的淘氣男孩,你永遠不知道他的下一步又要搞什麼亂。對,在能源價格飆升、薪資上漲和供應鏈中斷的推動下,不但通貨膨脹捲土重來,俄烏戰爭加上中國封城讓全球金融市場更加的忐忑不安,焦慮情緒揮之不去。

就連國際清算銀行(BIS)也警告說,全球正處在一個新的通貨膨脹時代最前沿,許多人都把焦點放在美國聯準會和各國央行的一舉一動,但更多人心裡埋怨的也是過去兩年自作自受,因為大撒錢而讓全球陷入慌張失措,亡羊補牢境地的失策官員。

好不容易,靴子落了地,5月4日,美國聯準會一如預期升息2碼,主席鮑爾也在記者會上明確排除未來單次升息3碼的可能性。但不過一天而已,大家突然想明白了通貨膨脹壓力仍在,鷹派說法其實沒有改變。

一瞬間,被稱作「恐慌指數」的芝加哥期權交易所市場波動率指數(VIX)飆漲22.74%到了31.20的恐慌級別。就連去年得意洋洋的美國老虎環球基金也宣布4月虧損15.2%,更因為今年前4個月的虧損43.7%。創下了美國對沖基金的歷史最大虧損紀錄。

美國知名投資人Bill Gurley在Twitter上表示:整個一代的企業家和科技投資人都沐浴在科技股大牛市的估值興奮中,突如其來的熊市讓這批新興投資人陷入了痛苦、驚詫和不安。連一個很久沒有被華爾街青睞的資產配置再度夯了起來,那就是「現金」。美國投資企業協會的數據顯示,貨幣市場基金在美國的持有量從2月的1460億美元已經增加到了3月的1930億美元,再次創了今年的新高。

真的有這麼緊張嗎?這次的金融市場變化確實又急又凶,美國的股市和債市甚至同步下跌,跌幅創下數十年之最,這使得投資者在市場大幅波動中無處可躲。此外,美國債券市場殖利率的上升意謂著所謂「TINA」觀點(There Is No Alternative,別無選擇)已經成了今天金融市場的最大咒語。

大家其實不用竭盡所能找尋金融市場大動盪的原因,就像一名前美國聯準會官員公開表示的:引爆關鍵其實就是美國公債市場的過度膨脹。

如同《經濟學人》文章的標題所說的:「美國聯準會造就了金融市場大迴轉」。全球央行聯手的印鈔大放水,養出了一個自己都難以控制的熱錢巨獸,今天的它們不過是在回噬全球金融市場,並成了威脅經濟穩定的最大變數。

我的想法是,現在的市場確實有如驚弓之鳥,一天之內就可以豬羊變色,從大漲反轉變成大跌。通貨膨脹夾雜著經濟衰退的陰影讓投資人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境界。

怎麼辦?過去3年因為預言債市終結、通膨「黏人」以及能源表現,將超越科技股而在華爾街聲名大譟的Samantha LaDuc,最近在Market Watch發表的金融市場看法,我感覺最靠譜:她預測今年底S&P500會跌到3800點,科技股走勢會繼續跌跌撞撞,成長股輪動到價值股的走勢會持續。她還大膽喊出原油價格今夏會漲到每桶160美元,1年內再衝上260美元。所以油價走高、美元走高、公債殖利率走高這「三高」的恐怖衝擊才剛要開始。

我感覺吧,自2013年縮減恐慌開始後的Fed Put(聯準會護盤)已經不靈,Fed和各國央行的一舉一動都在牽動全球金融市場的劇烈波動,成之適足以敗之,全球央行去年的大撒錢正讓股票市場承受著一個上沖下洗難以捉摸的凶浪襲擊,而債券市場的混亂還將留給Fed和各國央行收拾不完的爛攤子,LaDuc的預測是不是危言聳聽,端看各國央行管不管得住這個熱錢巨獸?

(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投資人 #全球金融 #央行 #美國 #美國聯準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