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21日下午與韓國總統尹錫悅在首爾舉行會談,並在會後發表聯合聲明,聲明中提及台海問題,稱台海和平穩定是促進印太繁榮的關鍵。這是延續去年拜登與韓國、日本元首會面時首次將台海安全議題國際化,也是拜登政府打台灣牌的最新動作。

近日世界衛生大會(WHA)即將舉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強烈支持世界衛生組織(WHO)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而這也讓中共批評「打台灣牌搞以台制中,注定失敗告終」。對此,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在推特反擊,美方不贊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中國原則」,美國有自己的「一個中國政策」。

然而,就在拜登出發亞洲行前一天,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通話,楊告誡蘇利文,美方若執意打「台灣牌」,必將把局勢引向危險境地。台灣一向是中美關係的敏感議題,而打台灣牌將可能成為中美對抗的引爆點。

其實,拜登政府的印太戰略就是抗中戰略,結合盟邦在軍事與經濟層面遏制與對抗中國。這次拜登亞洲行強化印太安全聯盟與提出印太經濟架構,就在號召印太盟國參與美國主導的印太安全與經濟新秩序。

由此可知,台灣議題或台灣牌的背後是拜登印太戰略與中美對抗的大背景。於是,印太戰略中的台灣角色不是軍事盟邦,亦非新夥伴關係,甚至不是印太經濟架構的參與成員。在日益對峙的中美關係下,台灣很難逃避代理人角色,台灣牌成為在布局印太戰略代理戰爭的策略棋子。

為何說台灣牌只是代理戰的策略棋子?其實,從川普政府後期開始到目前拜登政府都喜打台灣牌;然而,拜登政府的作為雖充滿重視、關注台灣的口惠支持,然而事實上無論在實質雙邊、經貿協議或對台軍售,幾乎沒有重要的實質進展。

美國打台灣牌的意義在於凸顯台灣三鏈價值:第一島嶼鏈、半導體供應鏈、民主價值鏈。第一島嶼鏈是台灣所處的地緣戰略位置重要性,半導體供應鏈是台灣在半導體產業全球供應鏈的關鍵地位,民主價值鏈是台灣政治制度與西方民主價值的接近性。

從台灣的三鏈價值而言,台灣應是美國印太戰略的關鍵核心利益之一,對台政策或打台灣牌應是以強化台美實質關係與台灣軍事防衛為主,但拜登政府卻僅是以表面支持台灣,進行掏空一中政策作為,實際上並未真的提升台美實質關係。

就以川普到拜登政府都不願簽署台美貿易協議或FTA為例,拜登政府擔心兩岸關係變化造成半導體供應鏈受阻,於是強迫台積電赴美設廠,甚至擔心半導體設計公司過度集中在台灣,因此協助美國、日本、韓國企業整合發展,這次拜登亞洲行的重點就在「半導體外交」,目的就在分散台灣供應鏈風險。

至於台灣無法參與「印太經濟架構」(IPEF)更讓許多台灣人黯然,駐美代表處甚至動員50位參議員支持台灣參與,但蘇利文已證實台灣沒被納入,原因必定是為了避免IPEF出師不利,因為讓台灣參與可能會被解讀為成為反中經濟聯盟,使得其他亞洲國家裹足不前。

為何拜登政府不願給台灣實質上利益的支持?主因在拜登政府打台灣牌的目的雖在刺激中共,大打代理戰策略棋局,但一方面不願一時過度激怒北京,另一方面也擔心強化美台實質關係會對美國利益產生影響,一旦台海代理戰爭發生,可能會影響到美國是否要戰略清晰協助台灣的判斷和壓力,這都會產生一些連鎖效果。

台灣牌不會中斷,這可以顯示美國印太戰略的道德性與合法性,台灣牌逐漸成為中美對抗的引爆點,也是印太戰略代理戰爭的策略棋子。同時,美國無法積極強化美台實質關係,對台軍售也會以強化台灣抵抗韌性的不對稱戰力為主,台灣人也在不斷的期盼與失望中走向代理戰爭而不自知!

(作者為前國安會副祕書長)

#代理戰 #印太戰略 #美國 #拜登 #打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