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法庭作成司法史上首件裁判憲法審查,主筆大法官呂太郎就是當年受蔡英文總統之命,負責協調組織司改國是會議的人。但呂昨日在憲法判決書內,大力批判普通法院的審判及制度,卻忘記自己曾負責司法改革,「今日的大法官打臉昨日的司法高官」。

1995年包括呂太郎在內的台中地方法院的改革派法官,發起反對法官裁判書放在「箱子」送給院長核閱的制度,從此「台中幫」法官們打響了名號,也被視為親綠的司法人士。2016年蔡英文總統上任後,也讓從未到最高法院審判歷練的呂太郎,特任司法院祕書長。

呂太郎當年負責的工作,是受蔡英文指示辦理司改國是會議,但他在分組會議中,故意讓終審法官任命權改為總統圈選,引發爭議及總統不悅,後來呂出面扛責,澄清非總統的意思,而是自己規畫提議的議題,尷尬地將提案撤回。

司改國是會議後,呂太郎因在民進黨執政下,任司法院祕書長推動訴訟法案的立法及國會備詢的重責,對內掌管司法行政事務,法官風紀考核及人事審議等,獲得綠營人士的肯定,也獲提名並在2019年10月擔任大法官。

不料呂太郎任大法官後,卻被司改團體爆料,受蔡英文的召喚急忙「小跑步」到總統官邸報告司改事項。事後,呂太郎雖然回稱「心中無鬼,何懼之有?」但已讓大法官的法袍沾染不應有的顏色與塵埃。

台義監護權爭議案件,8歲女童寫信給總統陳情,引發各界關注,但本案仍有監護權等相關訴訟,在北院審理中,呂太郎接下女童母親的聲請案,創司法首例廢棄了終審裁判,贏得了政府高層的掌聲,卻嚴重傷了司法,更對審理中案件造成壓力與影響。

未成年子女的親權行使,關係著每一個家庭及幼小孩童成長發展,一方偏頗的法律見解,都可能導致無法挽回的悲劇,不可不慎。如果家事審理制度未良善,當年操盤司改的呂太郎何不提案改革,如今用憲法判決說三道四,恐難服眾,心態也可議。

#總統 #監護權 #大法官 #法官 #呂太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