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談判合約涵蓋美西29個港口逾2.2萬名碼頭工人,此合約將於7月1日到期。沃爾什表示,他每周都會與代理碼頭工人權益的國際碼頭與倉儲工會(ILMU)以及代表海運與港口營運商的太平洋海事協會(PMA)聯繫,「他們不斷告訴我,談判往好的方向前進。」

沃爾什指出:「就我所知,目前並沒有什麼議題,足以引起談判任何一方擔憂。」即便是自動化機器剝奪碼頭工人工作機會的問題,也沒有導致談判破裂。

ILWU與PMA於6月14日罕見地發表共同聲明,表明他們並沒有任何罷工或封港計畫,駁斥媒體臆測報導。雙方承諾,即便談判超過協商期限,港口營運也不會受到影響。聲明顯示:「雙方持續聚焦並致力於達成協議」。

美西港口勞資談判始於5月,中間一度暫停,6月初恢復協商。這一切發展都備受零售商與製造商等托運人關注,後者擔憂勞資談判卡關恐導致塞港問題加劇並推升運輸成本。

早在6月稍早時,美國總統拜登便與港口勞資雙方會面,試圖避免談判僵局加劇全球供應受阻並助長通膨危機。因為這可能引發民眾不滿,且不利於民主黨11月期中選舉選情。

事實上,許多託運人早已預作準備、將貨物改從東岸港口運送,以避免勞資談判未果可能導致貨物延誤抵達。此情況在全美最繁忙港口加州洛杉磯港與長灘港特別明顯。

受此因素影響,加上中國上海5月實施嚴格防疫措施的後續衝擊,南加州港口運輸量下滑,但這反倒給予這些港口消化積存貨物的機會。相反地,美國東岸與墨西哥灣沿岸港口壅塞情況加劇,包括紐約港、薩凡納港與休斯敦港等。

#談判 #港口 #沃爾什 #合約 #碼頭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