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政治力介入警界人事,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內政部長徐國勇及綠委認為,依法警監以上的人事任用權力都在內政部,「權力本來就是我的,有什麼好喬?」立刻引發警界一片譁然,因為在「警政一條鞭」下,署長若連人事考核權都沒有,試問以後還會有誰聽從其指揮?日後警界只需逢迎拍馬、汲汲經營政商關係、找好靠山就能升官,任由外行領導內行,官箴及治安恐令人擔憂。

早期藍營執政時期,甚少傳出內政部對警界人事指指點點,警政署雖是下屬機關,但部長都很尊重署長的專業與職權,彷彿只是名義上的長官,所以以前有升官要找署長夫人的趣聞。但綠營執政後,政治力明顯介入人事,部長路線、院長路線等令人眼花撩亂,且還不能保證就是升官之道,唯仍是絡繹不絕。

在沒有遵循警界升遷制度與「論資排輩」倫理下,確有不少高階警官汲汲於經營自己的政商關係。地方首長、金主、官員、民代能結交就結交,廣結善緣,如此還有多少心思放在工作上令人存疑,難怪基層員警譏上面規定他們不能與特地對象往來,自己卻能攀附權貴政要,藉此平步青雲。

高階警官坦言,若照綠營的說法,警政署長無法統御警監以上的警政首長,警政一條鞭將難以推展,被架空的署長的指示及命令誰會聽?縣市局長成為諸侯,政治人物外行領導內行,警界的傳承與使命恐將蕩然無存。

警察工作的政策推展,關乎社會安寧與民間安居樂業,很少見到治安出問題時,大眾責備部長,通常都是警政署長一肩扛起外界的責難,任用權力是部長的說法,就法論法或許沒錯,在權責相符下,日後就該負起治安成敗責任。

#政商關係 #部長 #推展 #人事 #署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