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架志航假想敵中隊的F5F戰鬥機和一架幻象戰鬥機,當年執行任務飛行的英姿。(本報資料照片)
兩架志航假想敵中隊的F5F戰鬥機和一架幻象戰鬥機,當年執行任務飛行的英姿。(本報資料照片)

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全球賣座,有一幕F-18戰機穿越山谷,進行低空炸射的任務,相當震撼。事實上,台灣也有捍衛戰士,空軍46中隊(即假想敵中隊)30多年前即曾操作一模一樣科目,可見飛行員訓練嚴格,要求精準,前空軍副司令李廷盛曾為文紀錄。但由於訓練太危險,空軍早已取消這項危險訓練科目,假想敵中隊已於2012年解散。

46中隊的低空炸射,是空軍最出名的高難度訓練科目,F-5戰機為避免雷達偵測,從台東志航基地起飛後,必須自海平面高角度爬升,翻過3668公尺高的關山,再俯衝到屏東外海炸射,過程驚險萬分。

假想敵中隊 已於2012年解散

李廷盛指出,1989年1月27日,炸射班學員舉行「畢業考」,演練陸上低空模擬出擊訓練(SAT),戰機必須由台灣東部海岸飛進入花東縱谷,沿秀姑巒溪反溯上行,再穿越中央山脈順著荖濃溪下行至佳冬靶場,實施戰術實彈攻擊,全程均須保持山稜線以下,藉以模擬躲避敵方雷達偵測。

李廷盛說,每位受測飛官都有一張綜合的SAT航線圖,山頭與山頭之間等高線繪製得清清楚楚,從航線設計到模擬飛行均須瞭如指掌,一幕幕在腦海中逼真演出,既緊張又害怕;他曾經多次問教官,這個科目為何不同乘試飛,熟悉所有地標地物?教官回他,「戰術出擊任務,敵人是不會給你機會的。」

受測當天,提示室白板上畫滿飛行航線圖,到了正式訓練的時候,推大油門,轟隆的發動機聲響畫過志航基地上空,沿著三仙台定向IP(檢查點),每隔幾秒就要檢查航向、時間、高度、速度,深恐有所錯誤,因為任何一項誤差,都將導致LAU-68火箭無法精確地投擲於目標區,該科目標準為炸彈或火箭落於目標區的時間,與計畫預訂時間相差30秒內。

李廷盛指出,當時他的戰機通過瑞穗大橋時,誤差了1分鐘,當轉向玉里時,便迅速加速至480浬以修正誤差值;到大關山區能見度良好,正猶豫該從左邊或右邊通過時,後座教官已接桿並說道,「我們一起來。」飛機滾轉並順勢沿山崖峭壁俯衝而下,荖濃溪山谷盡收眼底。

藉地形掩護 躲過敵方雷達偵測

事後李廷盛才知道,如此操作乃是藉由地形掩護,躲過敵方雷達偵測的最佳方式。

飛抵六龜後,高屏溪整個開闊地形令人迷惑,地圖判讀時的橋、鎮、溪流完全不對了,沒有戰術空中導航系統參考,他一度亂了方寸。通過泰山村後,時間誤差了25秒,加速至五百浬作最後的檢查。至餉潭村拉升,偏角60度轉向靶場,各項諸元均正確,目標也在光網內,他按下火箭發射電門,2.75吋火箭飛向目標,完成任務。

李廷盛為文記錄 遺屬感到安慰

正當李完成任務鬆口氣,卻傳來靶場管制官透過無線電詢問,與李同組的飛機為何沒到達靶區?他心中正納悶,並有不祥之感,落地才知道,同組另架飛機失蹤了。李廷盛傷心地說,一樣飛行科目及路線,前後時間僅差10分鐘而己,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差別。

當日,1架F-5戰機,編號5390,劉茂安上尉及46中隊戰術專精班教官吳天柱上尉失事殉職。失事戰機直至1993年5月23日,始於南橫山區發現殘骸。

殉職教官吳天柱上尉的女兒當年僅8個月大,近日看了捍衛戰士電影,特別與李廷盛等退役飛官晤面,感謝他為文記錄當天發生的事。

#訓練 #李廷盛 #教官 #中隊 #空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