嵯峨嵐山文華館。(陳銘磻攝)
嵯峨嵐山文華館。(陳銘磻攝)
源氏物語博物館。(陳銘磻攝)
源氏物語博物館。(陳銘磻攝)
萬葉文化館。(陳銘磻攝)
萬葉文化館。(陳銘磻攝)

日本的文學家紀念館已然成為國家重要的文化資產,是保存典籍、文學、漫畫、繪本作品的重鎮,更是觀光產業力求繽紛發展的旅遊勝地。

向來重視文學的日本社會,斷無疑義認為:「一座偉大的城市必定要擁有一座文學館,這座文學館又必須以文學家為核心主張,否則與圖書館一式一樣,毫無二致。」因之,自1967年4月13日於東京目黑區設立第一座由高見順擔任首屆理事長,川端康成擔任名譽館長的「日本近代文學館」。自此之後,各地相關單位紛紛以作家之名、經典名著、縣市區域為名,相繼設立「文學館」、「紀念館」,形成全世界擁有最多文學博物館的國家;遑論營收獲利與否,無不以彰顯人文美學為要素,會心牽縈文學命脈、殷切落實為文化主流。

這一見識,確乎值得臺灣執掌文學業務的機構作為借鏡。

古典和歌《小倉百人一首》的殿堂:京都嵐山.嵯峨嵐山文華館

飛鳥時代至平安王朝,嵯峨嵐山即是公卿貴族、藝文人士鍾情的賞景地,春日垂櫻,初夏杜鵑,深秋紅葉,冬季白雪,四季美景盡入眼底,撩人心動。除了渡月橋、竹林小徑、野宮神社、保津川、嵐山小火車、世界文化遺產天龍寺等名景,2018年改建的「嵯峨嵐山文華館」確乎為嵐山平添一處文學地景。

文華館位於京都右京區嵯峨嵐山渡月橋附近的小倉山麓,2006年1月開館的最初名稱「百人一首殿堂時雨殿」,由小倉百人一首文化財團在嵐山設立,以鎌倉時代歌人藤原定家編撰的《小倉百人一首》為主題的文學展館,2017年整修,2018年11月更名「嵯峨嵐山文華館」,重新開放參觀。

文華館1、2樓為展覽空間,1樓作常設展,展出氣勢磅礡的「百人一首及其歷史」:以歌人造型繪製成100位人偶公仔、100首繪圖的歌句立軸、畫帖,以及江戶時代絹本著色的《小倉山莊藤原定家詠歌圖》、1792年木版畫《紅葉百人一首小倉錦》等;還有後來流行,從《小倉百人一首》名句到競技紙牌遊戲的規則說明書籍:江戶時代後期版畫,多色印刷的《小倉山百首双六》等,訪客尚可使用日語、英語耳機,聆聽《小倉百人一首》的朗讀美聲,或參與定時舉辦,有競爭意味的紙牌遊戲、講座活動。

2樓特別展,占地120疊榻榻米寬敞的畫廊,遊客可自行坐到榻榻米欣賞手工藝品、繪畫,還有每一季舉辦一次展覽,描繪嵐山景色的畫作,或曾居住嵐山的畫家的作品,如:近代畫家竹內栖鳳、富田溪仙的作品、江戶時代畫家矢野夜潮的嵐山春景屏風畫等。

館內,文華館賣店,販售與《小倉百人一首》相關的原創商品:書籍、人偶公仔、紙扇、百人一首紙牌等伴手禮。室外,鄰近文華館的5座公園、公共場域,設置有建於2007年,100塊《小倉百人一首》的和歌碑,壯觀場景,儼然一座華麗的文學大館。

主題展《小倉百人一首》,由平安末期到鎌倉初期的歌人,官位正二位,權中納言,住在嵐山小倉山莊的藤原定家編撰的和歌集為本,他將飛鳥時代以降,貴族、歌人吟詠的和歌,從《古今和歌集》到《新古今和歌集》選出每人一首,包括男性歌人79位、女性21位:天智天皇、持統天皇、崇德天皇、後鳥羽天皇、柿本人麻呂、小野小町、和泉式部、紫式部、伊勢大輔、清少納言、西行法師等100首,內容大都描述愛情、季節,以及生活情景。

正當浮世繪盛行,帶動版畫技術,和歌順勢搭配畫作,普及庶民階層;《小倉百人一首》率先開創《百人一首》先河,譽為「日本的唐詩三百首」、「國民的心靈故鄉」,對後人的審美意識和生活情趣帶來深遠影響。文華館的設立,正是展現和歌堂奧的深邃之美。

千年名著《源氏物語》的王朝美學:京都宇治.源氏物語博物館

這是位於宇治川畔,一座擁有可瀏覽、學習,關於千年前,傳承自平安朝的名著《源氏物語》的文學博物館,透過視覺,展現王朝美學的科技設施;1998年開館,是演繹《源氏物語》最終章〈宇治十帖〉的背景舞台,甚而還原京城六条院和葵車模型,倒敘平安宮廷事件。

館內收藏《源氏物語》迷人的手稿珍本,更以通俗易懂的方式介紹男主人光源氏和宇治十帖的淒美故事;按主題劃分展區,傳達時代文化遺跡;館藏三千多本與《源氏物語》相關書籍,遊客不僅能真實目睹,還可實際閱讀和欣賞千年名著的魅力。

影像展示:平安の間、源氏物語與王朝繪卷、玻璃空橋、宇治の間、宇治十帖;映像展示室播映:緒方直人、白石加代子配音的〈橋姬女性的心的長度〉;岩下志麻、葉月里緒奈配音的〈浮舟〉,深切感受當代耐人尋味的華麗景象。

遊客尚能從各項設施,全方位體驗被珍愛了一千多年的平安朝宮廷情愛事件。可以說,這是《源氏物語》的文學圖書館,也是以影像和動畫展示小說情節的文學博物館。

《源氏物語》成書年代,一般認為是1001至1008年之間,比但丁的《神曲》早三百年,比莎士比亞的作品早六百年,比中國名著《紅樓夢》早七百年,在世界文學史居重要地位。作者紫式部出身貴族世家,是平安時代的宮廷女官,原名藤原香子,生於973年,卒於1031年。

全書分三部,五十四帖,各帖均用主角人名、地名或植物名為題,洋洋灑灑百萬字的內容,以平安皇族光源氏家族為中心,敘述宮廷權鬥、男女貴族的愛戀情仇。第一部為光源氏的榮華軌跡物語,三十三帖;第二部為光源氏的晚年憂傷物語,八帖;第三部為光源氏二世代薰及匂宮物語,十三帖。最後十帖發生地在宇治,所以稱:〈宇治十帖〉。

這一座以倡導「創建源氏物語主題之城」為展覽訴求的博物館,座落在大片竹林與楓樹林的園子裡;寢殿式建築風格的館舍,綠蔭清水環繞,連接展覽廳的玻璃帷幔通道,流光溢彩、花木扶疏,使人彷彿進入平安朝的貴族別邸。

博物館細分展覽區、訊息區。展覽區有仿光源氏的「春之御殿」建造的內廳,體會宇治十帖的「秋之御殿」,影像室放映以《源氏物語》最終十帖的女主角浮舟為題的電影。

訊息區設置文獻資料、圖書,透過電腦體驗《源氏物語》謎題和性格診斷測試等專區,以及販售周邊藝品的商店;取名「花散里」的咖啡館,販賣的飲料、茶點全以《源氏物語》各登場人物為名,花招盛名,引人好奇。

以玻璃帷幕搭建外觀的博物館,外部、內廳均以不同面貌呈現,妝點出優美柔和的文學氣息;那水影,莫非光源氏?花散里?或許,是紫式部來了。

日本最早和最古老的詩歌總集:奈良明日香村飛鳥.萬葉文化館

建於2001年的「奈良縣立萬葉文化館」,是以日本最早、最古老的詩歌總集《萬葉集》為主題,創建了與古文物、考古遺址共存的綜合文化設施的展覽館;《萬葉集》的內容係採集自第四到八世紀,不同階層人物撰寫日常的詩歌,因得自文字紀錄,才能留住先人的生活樣貌、動態。

文化館除了以現代工藝技術,復原古墳、飛鳥和奈良時代的村落景象,重現古代市集廣場。綜合展示室介紹《萬葉集》及當代的日本繪畫;「萬葉劇院」使用玩偶和圖像聲光介紹萬葉歌人;特別展覽室介紹館內發現的飛鳥池工坊遺址、文物複製品等,訪客尚可自由搜尋「萬葉百科系統」的資訊、藏書萬冊以上的傲人圖書室。

館方以淺顯易懂的視覺效能,介紹古墳、飛鳥古文明的發展進程,其三種功能:萬葉博物館的展覽詳情、圖書訊息服務、萬葉古研究所的調查與研究。換言之,以簡易方式,介紹《萬葉集》呈現的古人生活狀態、優雅和歌的創作精神。

緣於建造文化館過程,意外發掘飛鳥時代的大型工坊遺跡,如:木簡、金、銀、銅、鐵、漆器等文物,展覽室特別展出判定為日本最早的錢幣「富本錢幣」,對研究日本貨幣大有助益。

萬葉文化館刻意彰顯建造博物館所需高科技的特色,使這座規模浩繁的展覽館,成為萬葉文化資訊的據點。參訪萬葉館,身處展覽廳宛若與歷史交會,奇異的神祕氣息不斷襲來,那是歷史,是詩歌,是不可思議的滂浩文學:「臨去,泣如空中雁;今日更今日,說來經年。」好似讀到《萬葉集》的情境之美。

《萬葉集》是日本最古老的詩歌總集,文學地位形同中國的《詩經》,收錄三個時代,450年,4500多首詩歌,是日本重要的文化資產;歌集文字均以漢字標音,部分表意,部分表音,有時表意也表音,使用情況繁瑣。

奈良是《萬葉集》重鎮,遺留許多相關歷史、自然景觀;歌集裡的詩歌大都描繪:宮廷關係之歌、旅詠、戀詠、風物之歌,甚至謳歌勞動、神祇、追悼、行旅風物,總計二十卷,內容分:雜歌、相聞歌、輓歌、寄物陳思、正述心緒、詠物歌、譬喻歌;作者遍及天皇、貴族、僧侶、農民、民間歌人。

據《大日本史—大伴家持傳》記載:「家持善和歌,撰萬葉集二十卷。上自雄略,下迄廢帝朝,所收凡四千餘首,蒐羅該博,足以觀民風。先是篇詠未有成書,後世言和歌者,取為模範焉。」大伴家持,《萬葉集》撰人。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隱約雷鳴,陰霾天空,即使天無雨,我亦留此地。」參訪萬葉文化館,除熟知更多《萬葉集》的美妙詩篇,尚能從古文物認識飛鳥時期的歷史文物,是文學展覽館少見的時代史蹟。(待續)

#源氏物語 #展覽 #物語 #時代 #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