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爆發嚴重經濟危機,政府宣告破產,憤怒的民眾衝進總統府與總理官邸,總統拉賈帕克薩逃亡國外,總理威克瑞米辛赫也辭職下台,社會陷入動盪。大陸是斯里蘭卡第二大貸方,持有該國未償外債約10%,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已向該國提供了糧食、藥品等緊急人道主義援助,並支持有關金融機構與該國協商解決債務問題。

債務陷阱有如雙面刃

全球金融動盪不安,陷入經濟危機的國家不只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尚比亞、黎巴嫩、薩爾瓦多、迦納、埃及、突尼西亞等許多開發中國家財務狀況也都岌岌可危,其中不乏「一帶一路」倡議沿線國家,北京持有龐大債權,須妥善應對。這不僅是善盡大國責任,協助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對未來「一帶一路」的永續發展也有深遠的影響。

造成斯里蘭卡經濟危機的因素很多,斯里蘭卡以觀光業為主要外匯收入來源,由於新冠疫情影響,觀光業受到重創。俄烏戰爭造成能源價格飛漲,運輸成本上升,交通受阻,民生必需品短缺。而政府治理能力低下,又採取冒進的農業政策,急於推動無機農業,造成農產不足,糧食價格飆升。但西方人士卻將斯里蘭卡的經濟危機歸咎於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倡議所帶來的所謂「債務陷阱」。

過去10年中,中國為斯里蘭卡的基建項目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貸款。這些項目包括海港、機場、高速公路、發電站和港口城市。該國最大債權方是亞洲開發銀行,約占斯國外債的13%,中國和日本各占10%,世界銀行占9%,排名第4,所謂中國的「債務陷阱」致使斯里蘭卡發生經濟危機,其實言過其實。西方媒體指責的漢班托塔港99年租借案,是斯里蘭卡提出,而且港口控制權仍在斯國。中國資金投入的基礎建設,都是該國長期以來迫切需要的。

俄烏戰事僵持不下,糧食與能源價格暴漲,加上美國加速升息資金回流美國,導致許多國家貨幣貶至多年新低,負債累累的開發中國家面臨龐大的債務壓力,這些國家將被迫向國際貨幣基金等國際組織或是大國求援,中國自然是主要的對象之一。而且長期以來西方國家或是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組織的貸款利息不僅比較高,還有許多附帶條件,諸如市場自由化或提高透明度等,對借貸國的政治經濟多所介入,所以有越來越多的國家不願向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或西方國家借貸,而轉向中國。這次全球性經濟危機將衝擊中國對這些國家的債務,中國需考慮介入之道。

順勢將外債人民幣化

大陸應介入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防止西方國家利用這次危機破壞「一帶一路」。最近巴基斯坦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就貸款進行談判面臨了壓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貸款事宜與巴基斯坦和中國的能源協議聯繫起來。國際貨幣基金質疑巴基斯坦與中國達成的一些協議偏向中國利益,協議中有隱藏之處,不夠透明。外界懷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有意阻礙中巴兩國在中巴經濟聯合走廊的建設。

開發中國家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債務問題,長期以來也是中國頭疼的問題,所謂的「債務陷阱」其實是一把雙刃劍,對中國和借款國都存在壓力。這次多國出現經濟與債務危機,中國不可能不救,但要避免成為債務負擔,不妨化危機為轉機,趁機將債務債券化與人民幣化。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周誠君去年11月曾撰文,稱中國可以將貸款轉換成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對中低收入國家進行債務重組,這將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債務國的償還壓力,也有利於推動中國對外債權的形成和管理更加透明,更廣泛地吸引國際投資者參與,同時還將推動人民幣國際債券市場發展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如果北京這次在協助一些國家度過危機的同時,朝向上述的方向發展,不但可以大幅減少中國政府承擔的風險,還可加速人民幣的國際化,可謂一舉數得,實現共贏共榮的全球化。

#經濟危機 #斯里蘭卡 #中國 #債務 #一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