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電力和天然氣價格飆高,迫使能源密集的製造業縮減產能、調漲價格,或是考慮將生產外移。

■Australia\'s biggest building materials manufacturers are cutting back operations, hiking prices and considering moving production offshore to manage a spike in power and gas bills.

澳洲爆發能源危機,電力和天然氣價格飆高令製造業首當其衝,從建材、鑄鐵,再到肥料製造商,紛紛縮減產能、關閉廠房,或是調漲價格,部分業者揚言將生產工作外移,使得工黨新政府提高能源供給和降低費用的壓力大增。

澳洲老舊的燃煤發電廠運作中斷,推高燃氣發電需求,偏偏此時南半球進入冬季,澳洲近來遭遇寒流侵襲,取暖需求讓天然氣用量激增。此外,俄羅斯進犯烏克蘭擾亂全球能源市場,導致全球煤炭和天然氣價格衝上新高紀錄,這些因素形成完美風暴,引爆這場能源危機。

澳洲的電力和天然氣使用大戶規模1,000億澳元(約2兆780億台幣)的製造業如今面臨能源價格飆漲,對於那些享有便宜的長期能源合約,但合約即將到期的製造商來說,前景又格外低迷。

天然氣收費是美國9.3倍

澳洲最大磚廠Brickworks與天然氣開採公司Santos簽訂兩年合約,均價為每千兆焦耳(gigajoule)10澳元,而目前澳洲政府規定的價格上限為40澳元。

Brickworks主管帕崔吉(Lindsay Partridge)表示:「現有合約到期後,如果要支付目前的現貨價,我們肯定會關閉工廠,將生產移到海外。」

Brickworks擁有賓州磚廠Glen-Gery,美國的天然氣價格每千兆焦耳只要3美元。帕崔吉表示:「在澳洲要付40澳元(28美元),在美國只需3美元,該怎麼做顯而易見。」

澳洲建材製造商Boral不堪能源成本躥揚,5月下修年度獲利預測,Boral執行長托多爾切夫斯基(Zlatko Todorcevski)表示,能源價格變動速度快,且幅度又大,公司不得不暫停部分業務,並將成本直接轉嫁給消費者。

Boral雖樂見能源業者設定批發電價上限和掌控供給,但表示這些暫時性措施「無法為大型製造商帶來長期信心。」

澳洲肥料大廠Incitec Pivot因為無法取得負擔得起的天然氣合約,打算在2022年底關閉布里斯本的廠房。此外,澳洲最大鑄鐵廠Intercast & Forge近幾個月來被迫中斷生產數次,就因為能源成本躥升。

澳洲商會Business Council of Co-operatives and Mutuals指出,能源帳單在近幾個月飆漲600%,迫使大型製造商在「關閉不符合經濟效益的業務」,與轉嫁成本之間做選擇。

對此,澳洲新任資源部長金恩(Madeleine King)表示,政府竭盡所能處理能源供應挑戰。

最大天然氣出口國卻缺電

澳洲為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氣出口國,這場能源危機凸顯澳洲應該將更多天然氣供給留給本國市場。

製造商一直呼籲政府實施出口管制,或是為國內市場保留天然氣。自2014年澳洲開始從東岸出口天然氣以來,本土市場的天然氣價格已翻漲3倍。

Brickworks的帕崔吉在10至12年前便向當時的政府示警,切勿將所有天然氣出口,「澳洲現在自食惡果了。」

#美國 #能源 #天然氣 #澳洲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