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忠(化名)從柬埔寨逃回台灣的經過,如同電影《保持通話》一樣驚險。他表示詐騙機房外都有武裝份子戒備,他運氣好跳進無人防火巷,擔心遭遇不測,逃命全程都與在台的姊姊視訊通話,「如果我怎麼了,妳一定要把畫面當證據提供給台灣警察!」所幸這通電話並非訣別,他平安入境台灣,姊弟在機場見面,2個月來的悲慘奴隸遭遇,恍如隔世。

阿忠說,他願意配合警方,如實交代在金邊電信詐騙大陸人、被人口販運的經過,但他憂心被幕後的人蛇或詐欺集團黑幫報復。「回到桃園機場,我最怕黑道堵我。」他說,自己護照被扣過,對方握有個資,一定知道他逃脫,若通知在台黑幫清理門戶,等他隔離期滿,不知還能躲哪?

阿忠說,管理他們的台籍幹部,可能也是早期的豬仔被害人,因詐騙績效好被升為幹部,就像韓劇《魷魚遊戲》那般軍事化管理他們,豬仔的個資都被掌握,就怕逃不出人口販子的手掌心。

據我國《人口販運防制法》,人口販運被害人及協助案件的社工人員或相關專業人員,於偵查、審理期間,人身安全有危險之虞者,司法警察機關應派員執行安全維護。也就是說,日後經鑑別確為被害人,阿忠可獲保護措施。

#最怕 #逃命 #黑幫 #豬仔 #阿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