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向您報告:我馬上要關機了。」穿軍服的研究生8月3日傳來手機簡訊。頓時心情極度複雜,撇開所有課堂講的軍事研究,也不評論外交及兩岸政策,我只回覆他「必須頂上去」。對話框就此停在他傳來的「學生全力以赴」6個字。

「現狀」是動態的,是會變化的,也是可以勉力維持的。倘若演成「不可逆」的走向,情勢就會變為更艱難了。對於弱勢的一方,古有明訓,關鍵就在一個「熬」字。

美國眾院議長裴洛西旋風訪台,美中台三組雙邊關係有否因而不可逆;兩岸政治分歧轉向非和平(脅迫式)解決,有否因而不可逆;海峽中線默契有否因而不可逆;凡此皆為攸關台海和平穩定以及人民生計安全之重大形勢判斷,朝野均須盡速審慎評估。

中共此次「圍台」軍演,區域、兵力、強度均屬前所未有,對政治、經貿、交通、心理、軍事形成複合式的影響。當我們期待多層次、多面向的檢討評估漸次出爐之時,至少有國民心態、建軍優序以及兩岸溝通三項,尤其需要重新檢視。

從台灣近年來有關大陸武力犯台的民調數字,到日前中共軍演期間台灣人民表現的淡定,可以顯示民眾處變不驚的「社會韌性」,不易被對岸的「認知作戰」嚇倒;也可以解釋為自「823炮戰」之後,台灣已64年沒有經歷戰火而對於兵凶戰危根本缺乏認識。眼見中共對台動武意圖與能力的上升,如何拿捏認知戰反制與必要的心理動員,必須儘早面對。

中共此次「圍台」軍演,是解放軍武力犯台的眾多形式之一,未必演示未來之用兵思維,然已將兩軍實力差距的事實搬上檯面。近年來國內外多有發展「不對稱戰力」之倡議,惟仍在「戰法不對稱」或「武器不對稱」之間爭辯。此次中共之「圍而不打」,國軍仍主要依賴戰機與軍艦等重要傳統「載台」為應對主力,凸顯防空與制海飛彈按鈕啟動之難,也顯示「刺蝟」構想無法解開被堵住的海上交通線。

兩岸溝通管道斷線已逾6年,與大陸之聯繫甚至被冠以汙名;殊不知必要之溝通管道可降低威脅,即使發生衝突,仍可管控風險、處理危機。沒有自己掌握的兩岸溝通管道,如仰賴鍵盤媒體,是國家安全的風險;倘交給外國代勞,何能捍衛主權利益。中共對台脅迫式軍演或許遲早會發生,但如有溝通管道,至少可有更好的早期預警。此次台海危機應已顯示,經略並維繫兩岸溝通管道,要比等到形勢所迫才開始聯繫或被請上桌,更能顧主權。

大陸對台採取之「不可逆」行動,早期多以掠奪我邦交國為主,近來則有多種切香腸的漸進方式,逐步改變「現狀」,造成不易回復原狀的既成事實。

解放軍飛機切入我國防空識別區西南角早已成為新常態。美國與我討論海巡合作,大陸則將「海巡06」大型船常駐福建平潭,常態性航行台灣海峽,並可藉由執法船支撐大陸所稱「台灣海峽非國際水域」之立場。

兩岸基本遵守的海峽中線默契,過往僅有重要外賓訪台時,以軍機短暫試探方式表達態度。近來大陸外交部與國台辦在記者會多次宣稱不存在海峽中線的立場,在此次裴洛西來訪,一舉透過大規模「圍台」軍演,試圖形成另一個兩岸之間的「不可逆」。

過去曾經偶有討論的重要議題,如「中美第四公報」,大陸修改《反分裂國家法》等,此次中共軍演期間再度浮現,姑不論其真實性與可行性,亦屬「不可逆」的性質,怎可不早思預防。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大陸 #圍台 #軍演 #兩岸溝通管道 #脅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