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進入倒數百日,調兵遣將的熱身賽宣告結束。以當前選情觀之,全國整體縣市長席次,藍綠約呈六、四開,白軍載浮載沉;以選戰策略而論,綠軍雖遭遇論文亂流,桃園從穩局變亂局,但重裝師成功推進淡水河兵臨台北城,藍軍若再不籌組特遣部隊回防京城,最具指標的首都將再度被攻陷。

朱立倫曾喊出全國22縣市要拿下六都過半、總數16席,若目標沒變,隨著下半場到來,國民黨顯然有必要調整作戰策略。

以六都為例,在南二都部分,除非民進黨爆發重大錯誤,否則確屬穩操勝券;反過來說,民進黨在新北、台中因遭遇國民黨聲勢最強的兩位百里侯,選情低迷堪稱近年罕見。因此,六都中,北市及桃園才是藍、綠、白的主戰場。

對民進黨而言,桃園的勝負原先只有兩層主要意義,一是鄭文燦能否順利交棒、安全下莊累積大位能量;二是林智堅能否擴大英系結盟版圖。然而,論文醜聞爆發,不僅讓桃園從原先五五波就此擺盪,更讓力排眾議徵召林智堅的蔡英文,面臨桃園敗選即跛腳的危機。

理論上,國民黨在桃園應形勢大好,但實際上「堅下鵬上」支持度雖有下墜,但張善政幾乎文風不動,代表論文門雖讓綠軍受傷,但出走的票源並未讓藍營直接獲利,國民黨不該高估補血效果。尤其桃園既是蔡英文、鄭文燦的生死關,未來必將動用一切資源逆襲,對比張善政仍在摸索空戰技巧,藍軍實在談不上有優勢。

如此一來,北市就是重中之重的決勝點。從戰略角度而論,民進黨推出陳時中,累積逾2年的知名度,加上擔任中央防疫指揮官期間掌握的資源分配權,在他投入選舉後,豐沛的醫界資源快速反饋成為銀彈,登場短短1個月已產生震撼效果。

尤其,首都是挑戰總統的試金石,在地方選舉普遍不受重視的兩岸外交,在這是難以迴避。隨著共軍展開軍演,無論文攻武嚇能震懾多少人,其造成的反感壓力,相信已讓蔣萬安嚇出一身冷汗。

下半場的選戰號角已經響起,當對岸頻頻「助攻」綠軍,蔣萬安已變成父子騎驢,這支靠中共軍演打出的抗中牌,以及民進黨論文門產生的外溢效應,甚至北市三腳督是否出現棄保效應,這3大效應,是否成為左右九合一選舉最後結果的關鍵因素,就看這一百天內的變化。

#選戰 #綠軍 #北市 #桃園 #六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