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瑞元強調,產業化概念「並不是財團化」,而是變成一個industry,可以依照一定遊戲規則來經營。他說,讓長照服務產業化非常重要,因為政府無法完全用稅收資源撐起全部長照,要適度引進民間資金。

針對長照2.0財源,他樂觀表示,長照2.0第一個十年財務沒有問題,如果這樣走下去,擴大支出的範圍,也不會馬上失控,在有菸稅基礎收益下,財源相對穩定。雖然愈到後面會吃老本,但目前收支平衡、明、後年才可能會出現短絀,就長照基金餘額估算,維持五年以上沒有太大問題。

薛瑞元說,從長照收入面看,如果經濟榮景持續,第二個十年財務穩定仍可以期待,「台灣經濟很好玩,是打不死的蟑螂。」至於有人主張保險制,他認為保險制並不能解決長照財務問題,日本就是一個例子。

談到產業化,薛瑞元直言,外界關注壽險業能否參與投入,因壽險業資金豐富,他對壽險資金投入長照服務樂觀其成,但對業者而言,眼前仍有不少障礙。

薛瑞元指出,壽險業關注的是「居住式機構照護」,政府對這塊補助很少,雖然衛福部訂定《長照法人法》,放寬業者進入門檻,但仍有董事席次、不能擔任機構負責人等限制,業者無法掌控機構營運而卻步,希望解開這個約束。

他說,如果國家政策是要引進保險業資金,就必須設法開放,但還要跟社會對話,因為從《長服法》到《長照法人法》修法過程中,社會有很多疑慮,尤其社福界擔心,長照服務會因此「托拉斯化」、價格管制會不見等。

除法規限制外,薛瑞元說,對壽險業者而言,比較大的問題是,住宿式機構利潤率並不高,很難對股東交待。壽險業著重的是機構管理,如此就可發行實物給付型保單,屆時執行時就由自己掌控的機構執行保單責任。

薛瑞元認為,除投資住宿式照護機構外,還有其他路可以去想,例如附服務的銀髮住宅,住在此的老人,一旦失能會有專人照護,甚至有高科技可協助失能者適應日常生活。他說,目前社會上不是沒有銀髮住宅,但大多是「豪宅」,當有失能老人就會有外勞,這樣的格局、設計,不一定適合失能老人。

薛瑞元說,銀髮宅應用租賃取代購置,因台灣人口老化很快,雙北有多少棟房子是沒有電梯的公寓,銀髮宅一定有需求,但能否付得起,過程中有太多界面要整合,但若壽險業要把資金投入長照服務,是一個很大的市場。

#機構 #老人 #產業化 #財務 #薛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