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輿論場上這些年來殺聲震天,許多「抗中保台」人士當起思想警察,將「愛台」標準單一化、極端化,儼然只有對中國喊打喊殺的人才愛台,凡持不同意見者不是「舔中」、「在地協力者」,就是「中共的同路人」。

其實,愛台之道很多,各有其理,著眼與主張雖有不同,但愛台之心是不分軒輊的。反過來講,口口聲聲愛台者,可能因為愛之非道而加害台灣,比如所謂「台獨是統一的最短捷徑」,不就是那些極端台獨主張者加諸台灣的催命符嗎?他們還到處要人簽名不投降承諾書,殊不知台灣民眾如果哪天必須在投降與不投降之間掙扎,這些人就是罪魁禍首之一。

這種反中愛台的言行套路已經走上「民粹沙文主義」的歧路上。對他們的極化主張有所保留的人,多備受猜疑與辱罵,客氣的批評者以「疑美派」稱之,禮貌卑劣者乾脆斥之為「舔中派」。最近美國國會開審《台灣政策法》就是一個顯例。美國立法加大挺台力度,當然是好事一樁,台灣的執政當局和「抗中保台」人士極表歡迎,有名嘴甚至宣稱,支持本法與否可當作是否愛台的標誌,反對者皆為「親中」、「反美」、「賣台」之徒,對他們口誅筆伐唯恐不力。

其實,對這項法案擔憂者多著眼於其可能帶來的後座力可觀,如果照原案通過,甚至將成為美國向中國發出的「戰爭邀請書」。可以預見,基於戰略利益,中共必然強烈反制,強度且將超過美國眾議院院長裴洛西訪台;果若如此,台灣可能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但提出這樣警訊的人,無論身在台灣或美國都受到激進派質疑。

美國參院外委會5位議員投票反對此案。他們並非不愛台灣,更非意在「舔中」,反而是為台設想。比如,一向友台的馬基參議員就表示,《台灣政策法》推翻美國的戰略模糊、破壞美國的「一中政策」,並可能帶來區域不穩定。他指出:「台灣人必須面臨美國政策後果,美國人不應將台灣人置於日益增加的危險中。」這個疑慮不僅美國一些政要有之,台灣許多「抗中保台」人士亦作如是觀,豈能以支不支持本案作為愛不愛台灣、反不反中國的判斷標準?

美國立法協防台灣有其必要。至於如何適度維持平衡,避免過猶不及,做到既能對中方產生一定的嚇阻作用,又能避免刺激中國基於「維持主權與土地完整」而訴諸武力手段,分寸拿捏就頗費思量。參院外委會原先的提案確實超越現狀太多,若不適度修正,後座力恐非台灣能從容應對。白宮與參院外委會積極溝通後略有修正,後續的立法過程可能再修,這就是各方「異議」產生的效果。

從台灣主體的戰略觀點看,美國故意刺激中共的一些作為已不再是「抗中保台」,而是「為美抗中」了,基本上不符台灣的戰略利益。提出不同意見者,乃至於反對將「親美抗中」推到極致者,出發點同樣愛台心切,不可扣其「疑美」或是「親中」的大帽子;畢竟,愛台人人有責,也人人有權,絕不是基本教義派獨攬的權利。

#參院外委會 #中國 #美國 #愛台 #保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