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陷入僵持,俄羅斯總統普丁下達動員令的舉措,宣告戰爭態勢可能變得更激烈的同時,其實也意味著俄羅斯將進一步深陷戰爭泥沼。而戰事的延長,讓北京想要以中立的姿態置身這場衝突事外的盤算也愈發不可能,北京無論在主客觀形勢上都只能被迫往莫斯科靠攏。畢竟俄國如果在這場衝突中「過度失血」,那中國無疑將成西方未來施壓的頭號對象。

普丁一聲令下,俄國徵召30萬兵力投入戰場,無疑是一個嚴峻的考驗。然而面臨考驗遠不只普丁,如今恐怕還得算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北京來說,這場戰事既是戰略的機遇期,但同時也是挑戰期,至於是機遇或挑戰則端視俄烏衝突打了多久。

就機遇期來看,戰事的開打,首先是讓美國分身乏術,美國總統拜登只能選擇全力對抗普丁的侵略行動,暫時放下與中國的角力;其次無暇他顧的則是普丁,這讓北京既以相對低廉的成本從俄國引進大量能源,更得以利用機會經略中亞。

只是這樣的戰略機遇是奠基在俄烏戰事「速戰速決」的前提之上。一旦戰事陷入僵持,對北京來說,機遇很可能就會變成挑戰。中國從開戰起就一直以一種看似「中立」態度,既規避歐美呼籲制裁俄國的壓力,也得以跟俄國保有「既近實遠、既遠實近」的彈性。戰事結束若遙遙無期,這種巧妙的做法將越來越行不通。

戰事的延長勢必使得俄國將投入更多軍備資源,長期也將耗盡其綜合國力,這會使得北京越來越無法置身事外,而必須更明確地選邊站,只能更「義無反顧」往俄國靠攏,推升中俄關係。就在普丁下達動員令的隔天,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與俄國外長拉夫羅夫就在紐約會晤,發聲力挺俄國的做法便可見端倪。

一個過分強大的俄國,中國不會樂意,但一個孱弱的莫斯科,也絕非北京樂見。畢竟當俄羅斯越來難抗衡西方,這同時也意味,美歐的壓力將直接落在習近平的肩上,這將使得中國的外部國際環境愈加困窘。

#延長 #普丁 #戰事 #挑戰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