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棟是復旦大學南亞研究中心主任、美國研究中心教授。主要研究反恐怖主義、非傳統安全問題、出口管制和中美關係。

張家棟22日在大陸《環球時報》撰文指出,冷戰結束後,美國在實現「美國治下的和平」同時,也帶來危機。如按美國極端政治菁英設想重設冷戰模式,畫分成中俄對美日歐兩大陣營,建立政治軍事同盟體系、圍剿戰略競爭對手,正是美國擅長的事。然而,中國和俄羅斯都不是蘇聯。尤其中國,與國際市場、西方體系有著密切聯繫,美國試圖孤立中國、把中國從現行國際體系中擠出去的圖謀是不可能成功的。

張家棟稱,這意味著美國試圖以中俄為假想敵建立的新同盟體系,其實是鬆散的價值觀體系,不是冷戰時那種包括價值觀、政治、軍事和經濟在內的全方位同盟體系。

張家棟表示,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世界出現三大變化:一是隨著中國快速發展,中國與美西方的關係發生變化。西方重新找到「有分量的假想敵」。二是西方內部發生變化。2017年前後,日本加德國的GDP已不足美國一半,無力再像上世紀90年代那樣對美國說「不」。三是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進一步激化,到今年演變成二戰後歐陸最嚴重軍事衝突。

這對美國在不同層面產生不同影響:在世界秩序層面上,美國不再試圖建立可包容中國與俄羅斯的世界秩序。從世界領導者後退為西方世界領導者的冷戰式定位。

張家棟分析,這個同盟體系與冷戰體系相比:一方面,同盟成員在不同領域目標不同步。另一方面,美國在不同領域的領導權不平衡、不一致。

張家棟認為,在這場複雜博弈中,日本與歐洲試圖以美國為主要戰略助力與中國和俄羅斯進行某種博弈,以競爭歐洲和東亞秩序主導權。同時,這些國家也在同盟體系內部向美國索取更多國際政治權力。美國即使實現戰略圍攻中國和俄羅斯目標,同盟體系短期內重新鞏固,但也將無法再把日本和德國「關回籠子」。

到目前為止,德國、法國包括美國都在極力拉攏的印度,在對俄羅斯的經貿問題上都表現得「更像中國」,而不是像美國。

#同盟體系 #中國 #美國 #試圖 #張家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