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田水利會2020年改制為公務機關,改制後卻讓農民叫苦連天,前桃園農田水利會長黃金春指出,過去水利會採小組自治,配合四季作物期程配水給農民,如今基本的配水時程都不懂,農民想種菜都有困難,還有作物因此枯萎白忙一場,怒批外行人不瞭解農業用水需求,甚至有水溝2年來不曾清淤,也引來農民大罵「政府是想消滅農民嗎?」

身兼全國農田水利會自救會代表律師的台北市長候選人蘇煥智表示,民進黨把水利收歸國有後遺症已逐步發酵,不僅執政黨立委會安插很多樁腳,人事酬庸問題嚴重,更讓他擔心的是農民水權被政府沒收,農會缺水問題更嚴重,因為政府調撥農民的水權作為工業用,變得很方便,沒人為農民把關,令人很擔心未來農業灌溉體系會因此崩解。

黃金春也說,早期全台17個水利會為百姓出錢出力自治,工作分配得非常好,農委會稱改制後會提升服務,卻讓百姓氣得無處可發洩,種種改制前不曾遇過的窘境令人無奈。

黃金春提到,水利會系統財產高達上兆太龐大,過去蔣經國、李登輝時代都因此沒改制,連蔡英文總統都答應過他,財產問題未解決前不會改,豈料民進黨還是通過改制,簡直是把百年來的水利管理設施、農民的努力經營化為廢物。

黃金春直言,如今農民耕作被搞得亂七八糟,最基本的配水時程都不懂,讓農民真的要「靠天吃飯」,他也喊話盼將水利會還給百姓,因為看書的人沒下田,不知實際耕作情況,無法解決農民真實需求。

前嘉南農田水利會會務委員、國民黨台南市議員張世賢指出,自從農田水利會改制2年來,屢有農民找他陳情,要求清理水溝或爭取經費修補水溝破洞等,農民「譙到無力」,但他也坦言,自己已不是水利委員,即使身為民代,協助農民反映,但效果也沒好到哪裡,「感覺整個體制很官僚」。

不過農委會農田水利署嘉南管理處對此則表示,改制上路運作2年來,嘉南地區並沒有出現效率差等情形。相關業務始終都配合政府的政策,一直都持續順利推動中,尤其,農民最關切的作業效率,截至目前為止,並沒有接獲農民抱怨效率變差。

#水利 #農民 #農田水利會 #水利會 #嘉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