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沙烏地阿拉伯,並出席首屆中國-阿拉伯國家峰會和中國-海灣阿拉伯國家峰會,外界都在關心中國大陸和沙烏地阿拉伯分別想得到什麼,以及大陸會否全面取代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還有很多媒體已經在仔細辨別沙國給予習近平和拜登在接待規格上的差別,並以此來判定沙國對中國大陸和美國的態度差異。

不過客觀來看,考量美國對中東國家在安全利益上的極端重要性,大陸想取代美國的角色還有非常漫長的路要走。即便是沙國給予習近平最高規格上的接待,但也無法改變沙國在安全問題上還是高度依賴美國的客觀事實。但是,近些年來沙烏地阿拉伯與美國齟齬不斷也是事實,沙國一心想要擺脫能源領域上美國所施加的影響力,也渴望引入外部力量對美國的影響力給予制衡,畢竟,對於渴望實現民族復興的沙國來說,沒有什麼比獨立自主更值得追求。

可惜過去沒有哪個國家能夠有這樣的實力為沙國提供這種助力,而中國大陸的崛起,則讓沙國看到了某種機會。因此,中沙關係的突飛猛進雖然不等於大陸就將取美國而代之,但一定意謂著大陸區域影響力的躍升,且區域內國家都渴望大陸影響力的提升以抗衡美國,由此也可以說,大陸與中東區域內國家已經進入蜜月期。

這並非動搖美國的影響力根基,但對美國當然也會帶來巨大的壓力。奉行單邊主義的美國面對世界各國尤其是各區域大國追求自身獨立以及提升影響力的強烈訴求,依然停留在遏制和干涉的傳統思維之中,沒有充分尊重這些國家的合理要求,自然就引起他們的諸多不滿。在實力不允許或者缺乏外部支援的情況下,這些國家只能敢怒不敢言,然而一旦客觀條件允許,他們自然就有強大的動能走出原有的困局。

對美國來說,他們應該不至於產生戰略誤判,以為這些國家真的會在國際競爭中選邊站隊,甚至倒向中國大陸,但他們可能不會從中吸取教訓,或者基於慣性思維而不願意作出讓步,反而選擇進一步干涉和壓制的作法,從而激化他們與相關國家的矛盾,並讓這些國家進一步渴望尋求域外國家的協助。這對中國大陸的開拓當然是天然的利好,而對美國來說,無異於走入惡性循環。

事實上,美國的戰略判斷從來不怎麼理性,誤判一直存在,中沙關係的升溫如果不能對美國產生警醒,那麼美國在錯誤道路上繼續走下去的結果,當然不是通過戰略遏制就阻撓中國大陸的崛起或者各地區大國的獨立自主,相反,只會進一步推進後兩者的發展趨勢。近年來,在國際輿論體系下常常可以看到大陸所遭受到的批評,歐美諸國常常大肆批評大陸,會給人形成一種印象,以為大陸身陷國際孤立的環境之中,這可真是天大的誤解。

中國的崛起固然會帶來國際秩序的重構,一些舊秩序的受益者自然會不滿甚至阻撓,但需要注意的是,更多的國家尤其是傳統上受到壓制的國家,其實是這種國際秩序重構的受益者,而這也恰恰是大陸開拓國際空間的底氣之所在。

#沙烏地阿拉伯 #大陸 #渴望 #美國 #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