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出版提供)
(時報出版提供)

二○○八年因為申請志工簽證,我第一次踏上英國的土地。記得飛機降落在倫敦希斯羅機場時,我對自己說:「這是我在歐洲唯一的一年,一定要好好把握,多多體驗異國文化,感受文化衝擊到底有多震撼。」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幾年後自己會定居在這個帶給我無數文化衝擊的國家,更沒有料到當我在英國落地生根十幾年,建立家庭和事業後,仍然不斷受到文化衝擊的挑戰。

第一次在英國感受到文化衝擊,是在倫敦的寄宿家庭看到home爸洗碗。

我的寄宿家庭是棟美麗的維多利亞式三層樓花園洋房,維持傳統格局的廚房內並沒有洗碗機,每天吃完晚餐固定由home爸洗碗。他洗碗的方式非常特別:先在水槽裡倒入洗碗精,再放滿水,等整個水槽都充滿泡泡時,就把所有用過的碗盤和餐具一起放進水槽,然後拿起海綿在水槽內洗碗,洗完碗不沖水,直接把附著泡泡的碗盤和餐具晾在水槽旁的架子上。

我看了非常驚訝,問home爸難道不用沖掉洗碗精的泡泡嗎?沒想到他居然一派輕鬆地說:「泡泡會揮發掉,不用擔心。」當時home爸臉上和藹可親的笑容我到現在還記得,或許他從來沒想過會被一個臺灣來的女孩子質疑洗碗方式,所以才想用微笑化解尷尬吧?

後來我才知道,英國人這種特殊的洗碗方式真的「獨步全球」,就連歐洲其他國家的人也不了解這種洗碗不沖水的邏輯。只不過臺灣人質疑的是洗碗精殘留對健康的影響,法國、義大利、西班牙等歐洲人在意的則是洗碗精如果留在碗盤上是否會影響食物的味道。

遇到讀者先生後,發現他竟然也是英式洗碗法的奉行者,害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成功說服他洗碗要沖水。其實不只洗碗,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思想觀念上有著太多的不同,根本不可能一一改變。要求一個來自不同文化的人照著我習慣的文化生活,無異是緣木求魚。

經過多年磨合,我們之間大部分的歧義不是各退一步、達成協議,就是其中一方被另外一方說服,覺得對方的觀點雖然和自己過去數十年的想法有出入,但因為對方說得有道理,最後決定採納對方的想法──我想這就是文化融合的真諦:用外來文化讓自己更進步,而不是固執地堅持過往習以為常的觀念。

二○二○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看著英國人從一開始拒絕戴口罩,科學家甚至發表「口罩無用論」,直到疫情帶走了四萬多條生命,英國政府終於承認戴口罩的防疫功能,開始強制國民必須戴上口罩,我感覺自己雖然已在英國生活超過十年,其實仍然和土生土長的英國人有著根深柢固的差異。從洗碗方法到防疫政策,文化衝擊無所不在,當我以為自己已經夠了解英國人時,他們總有辦法讓我更驚訝。

這引發了我寫這本書的念頭,想藉由介紹我眼中的英國「小怪癖」,探討某個特殊現象背後的成因,以及它是如何在特定的文化下,經過多年的約定俗成,漸漸累積醞釀而成。希望在幫大家打預防針的同時也提醒自己,永遠不要把自己的思考模式套用在別人身上,我們看起來很怪的現象也許是別人的生活常態,學會尊重多元文化、了解文化差異、培養文化同理心,才是身為地球村公民必須具備的素質。

# #泡泡 #文化 #水槽 #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