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盛亞洲非投資等級債券基金研究團隊指出,目前非投資等級債利差反應景氣與升息等消息而大舉彈升,因此利差與實際信用狀況的落差形成現階段較佳的投資價值與機會。

觀察非投等債特性,亞洲與大陸非投資等級債券相較於全球及美歐非投資等級債更具收益率高特性,並且擁有低存續期間之特性,對於亞洲投等債後市表現,將密切關注大陸房地產政策後續成效、大陸疫情變化及封控狀況、各國貨幣政策變動。

台新新興短期非投資等級債券基金經理人張瑋芝表示,雖然2022年遇升息逆風,但俄烏與大陸地產以外的新興市場非投資等級債違約率並未因此上升,JPM亦未因通膨或金融環境緊縮而上調新興市場非投資等級債違約率,據JPM估計,2022年亞洲非投資等級債違約率僅1.6%(扣除大陸房地產部分),2022年整體新興市場非投資等級債違約率僅2%。

2022年11月11日大陸宣布防疫「二十條」放鬆管控措施,並推出許多支持房地產的措施,激勵亞高收。隨著大陸對疫情防控的鬆綁及房市的支持力度加大,可望帶動亞洲非投資級債後市漲升行情。

安聯投信海外投資首席許家豪表示,在債市的投資上,建議宜聚焦公債與非投資級債,並挑選較短天期者;此外,部分新興市場債後市有望受惠於升息到頂的利差收斂機會,而部分非美貨幣、實質利翻正的公債市場,也可加以留意。

復華南非幣長期收益基金經理人吳宜潔表示,通膨降溫使聯準會出現轉鴿跡象,美元美債回落有助新興市場資產反彈。此外,南非幣2022年來表現優於多數新興貨幣,加以三大信評機構接連調升南非信評展望,此舉增添南非政府公債利多。另外,南非央行預期2023、2024年通膨將回落至目標區間,有利具高息題材的南非長天期債券表現。

NN(L)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經理人胡璋健表示,無論就歷史水準來看或與其他債券資產相比,目前新興美元主權債的價值面非常具有吸引力,加上利差位於相對高檔,在未來升息時也有一定程度的緩衝。

匯豐投信投資長韋音如認為,未來美元可能轉弱,對於非美貨幣資產將是一項利多,可考慮以「幣值具升值潛力」、「較高殖利率優勢」的資源豐富國家債券基金標的納入投資組合當中。

#升息 #亞洲 #基金 #非投資 #南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