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提要■澳洲租屋市場供不應求,加上房東為跟上通膨速度大漲租金,無力負擔的租客被迫流落街頭,衍生社會問題。

精句選粹■Rising rents, eight consecutive interest rate hikes, surging living costs and natural disasters in the past few years have inflamed what was already among the world’s least affordable rental markets.

澳洲39歲單親媽媽貝琳達,入住雪梨西南方坎貝爾鎮(Campbelltown)臨時收容所,她有半年時間去尋找棲身之所,否則就要露宿街頭。她的租金預算是每周500澳元(約台幣1萬元),但她過去一年申請100多間租屋物件,每次都遭回絕。

澳洲房租本就貴得嚇人,這幾年租金漲不停,加上央行為抗通膨連八度升息、生活成本飆漲及毀滅性天災襲擊,租屋市場更高不可攀。

澳洲諮詢機構SGS Economics and Planning每年發布的租金負擔能力指數(Rental Affordability Index)顯示,去年澳洲各首府城市的租金負擔能力普遍下滑。

非營利福利機構Anglicare報告指出,照現今澳洲租屋行情,仰賴政府救濟的失業夫妻和單親父母,只付得起0.1%的租金。

雪梨租金 世界前10貴

薪水跟不上房租飆漲速度,靠最低工資過活的人處境也好不到哪兒去。根據房地產諮詢機構第一太平戴維斯(Savills)的排行榜,雪梨入列全球前十大租金最貴市場,排名超越美國邁阿密及法國巴黎。

美國諮詢機構Demographia公布的國際住房負擔能力報告(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指出,雪梨是全球房價最難負擔城市的第二名,僅次於香港。

坎貝爾鎮46歲居民瑪麗亞說:「你如果只做一份工作,根本無法獨力購屋。我們還是現實一點。但就算離開這裡,靠我自己買房實在很難。」

租屋供給量 20年新低

澳洲租屋供給量跌到20年新低,另一方面房價猛漲,買不起房子的人數創新高,租客還得跟愈來愈多準備以租代買的人爭租屋機會。

澳洲去年重開邊境後,外來人口急速增加,租屋需求升溫,競租戰爭隨之引爆。新南威爾斯政府12月中宣布,禁止租賃物件進行拍賣競標。

不過社福團體和租屋族受訪表示,澳洲通膨飆升攀抵32年新高,房東為跟上通膨速度大漲租金,租客恐因付不出房租被屋主掃地出門。坎貝爾鎮非營利組織Dignity執行長霍普曼(Suzanne Hopman)指出,他們在鎮上的收容所已經人滿為患,「我們擔心無家可歸海嘯就要來襲。」

她說:「每個流離失所的故事不盡相同,但我們現在注意到一件事,就是生活成本及房租上漲,讓快要無處棲身的人更添壓力,住房供給匱乏也是問題。」被社會、政府和媒體忽略的是,很多無房可住的人,以轎車或露營車為家。

房東也有話要說,成本高漲迫使他們調漲房租。新南威爾斯房東協會副會長貝克-梅溫(Debra Beck-Mewing)表示:「成本壓力包括利率上揚、維修費增加及其他衍生的費用,例如物業管理費。」

貝克-梅溫指出,很多房東疫情期間降租金,但現在又調回去,今年可能還會繼續漲,主要是獲准入境的移民增加近三分之一,帶動租屋需求。

澳洲衛生福利研究院(AIHW)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6月全澳有44.02萬戶社會住宅,過去一年增加不到1%,如今申請社會宅等候期長達10年。

#房東 #房租 #租金 #租屋 #諮詢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