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預期差主要來自低估美國聯準會抗通膨決心,因此美債利率大升及美元獨強,導致全球資產普跌。展望2023年,了解市場對一些關鍵變量的共識及分歧點至關重要。

美國通膨已見拐點是共識,市場預期第一季美國CPI年減至6%、第二季度至4%,分歧在下半年通膨回落速度,譬如:紐約梅隆銀行預期美國CPI在2023年底只能回落至4%~5%左右。若通膨回到4%~5%左右便遇到瓶頸,對於債券利率進一步下行和聯準會寬鬆預期都將產生明顯制約,進而會加大增長壓力和市場風險。

美國將進入衰退是共識,從不同維度來看,如:3m10s利差、企業融資成本與3個月美債利率利差、企業融資成本vs.投資回報率等,美國衰退壓力出現在2023年上半年的機率已經較為明顯,分歧在美國能否免於深度衰退。中金公司認為,過往深度衰退是由過緊的貨幣政策(1970~80年代停滯性通膨)、高槓桿泡沫破滅(2008年金融危機)、外部衝擊(2020年新冠疫情)等原因造成,只要聯準會第一季末停止升息,就不會造成深度衰退。

聯準會第一季末停止升息是共識,第一季末整體和核心通膨回到5%,聯準會升息終點也到5%。通膨明確且清晰的回落,以及升息終點超過通膨,都可以使得聯準會有理由停止升息,分歧在年底能否降息。

美元轉弱是共識,基於美國通膨回落、衰退壓力顯現以及倒逼降息預期,市場普遍預期美元在2023年將扭轉2022年持續強勢上漲局面。但美元的走勢不完全由聯準會貨幣政策決定,近期日本央行擴大YCC上下限範圍,市場隱含日本利率走升預期,日圓或走揚而壓低美元。

中國的關鍵變量同樣重要,2022年中國經濟的疲弱來自地產及消費,近期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通知,建立首套住房貸款利率政策動態調整機制,房價下降城市可以階段性下調個人住房貸款利率下限,刺激購房需求。

另外,2023年1月8日起,中國新冠病毒感染由「乙類甲管」調整為「乙類乙管」,入境不再需要集中隔離。2023年房地產三支箭政策改善地產資金狀況,中國開放國門,疫情對於消費意願的影響顯著減小,房地產及消費的修復可望帶動中國經濟增長上行。

中國之前的疫情管控,人口流動低於正常水平,導致中國核心通膨水準偏低,2022年1~10月中國核心通膨平均為0.9%,從2013年公布數據以來,中國核心通膨年比多高於1%。參考海外疫後的CPI均有所上升,預期2023年中國解封後通膨或面臨階段性上升,對貨幣政策構成牽制,貨幣政策重心可能以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為主。

隨著疫情影響有所下降、穩增長政策效果的逐漸顯現,生產和消費場景正在逐步修復,近期中國出行數據顯示全民航客班量已恢復至2019年疫情前的60%以上、全國整車貨運流量修復至疫情前的96%左右。人口流動正常化是經濟正常化的前提,經濟數據修復可能仍需時間,但投資者信心較2022年有所提升,股市表現可望向好。

#衰退 #聯準會 #中國 #貨幣政策 #通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