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香蕉絲工坊成員嚴玉英(前排左起)潘烏吉、許來富、董湘蓮(後排左起)、潘靜英、陳氏凰、簡湘妍為不同世代、不同族群、不同國籍的一群女性,她們戲稱是聯合國;其中潘烏吉已經辭世。
新社香蕉絲工坊成員嚴玉英(前排左起)潘烏吉、許來富、董湘蓮(後排左起)、潘靜英、陳氏凰、簡湘妍為不同世代、不同族群、不同國籍的一群女性,她們戲稱是聯合國;其中潘烏吉已經辭世。
偕淑月(右一)、偕淑琴(左二)姊妹為傳承香蕉絲工藝,攜手返回噶瑪蘭族原鄉宜蘭壯圍奇立板社教導族人香蕉絲編織工藝。
偕淑月(右一)、偕淑琴(左二)姊妹為傳承香蕉絲工藝,攜手返回噶瑪蘭族原鄉宜蘭壯圍奇立板社教導族人香蕉絲編織工藝。
為傳承香蕉絲工藝,偕淑月(右起)、嚴玉英母女、越配陳氏凰共同參與新社國小民族文化課程的香蕉絲編織課程教學。
為傳承香蕉絲工藝,偕淑月(右起)、嚴玉英母女、越配陳氏凰共同參與新社國小民族文化課程的香蕉絲編織課程教學。
現任豐濱鄉新社部落噶瑪蘭頭目謝宗修(前左)與工坊經理潘靜英(前右),帶領新社國小學童上香蕉絲課程的砍樹活動,事先以酒水祭拜祖靈。(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現任豐濱鄉新社部落噶瑪蘭頭目謝宗修(前左)與工坊經理潘靜英(前右),帶領新社國小學童上香蕉絲課程的砍樹活動,事先以酒水祭拜祖靈。(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越配陳氏凰(右)認真又勤快,已經把所有製作流程學得很專精,成為香蕉絲工坊台柱之一,她下班回家還會用地織機編織作品,補貼家用,女兒朱芳瑩自幼耳濡目染,也熟悉各項操作。
越配陳氏凰(右)認真又勤快,已經把所有製作流程學得很專精,成為香蕉絲工坊台柱之一,她下班回家還會用地織機編織作品,補貼家用,女兒朱芳瑩自幼耳濡目染,也熟悉各項操作。
陳氏凰(左)的女兒朱芳瑩(右),放學回家在祖母陪同下,跟著媽媽練習編織。
陳氏凰(左)的女兒朱芳瑩(右),放學回家在祖母陪同下,跟著媽媽練習編織。
越配陳氏凰(左三)不僅熟悉香蕉絲編織工序,她也完全融入噶瑪蘭文化,舞蹈祭儀樣樣都參與,深獲族人認同。
越配陳氏凰(左三)不僅熟悉香蕉絲編織工序,她也完全融入噶瑪蘭文化,舞蹈祭儀樣樣都參與,深獲族人認同。
陳氏凰(圖左)與丈夫朱永靜(圖右)耕種1.2甲稻田,收割前,先依噶瑪蘭族習俗在田埂祭拜祖靈。
陳氏凰(圖左)與丈夫朱永靜(圖右)耕種1.2甲稻田,收割前,先依噶瑪蘭族習俗在田埂祭拜祖靈。
陳氏凰與丈夫朱永靜耕種1.2甲稻田,收割前,先依噶瑪蘭族習俗在田埂祭拜祖靈。
陳氏凰與丈夫朱永靜耕種1.2甲稻田,收割前,先依噶瑪蘭族習俗在田埂祭拜祖靈。
新社香蕉絲工坊成員正在刮香蕉絲。
新社香蕉絲工坊成員正在刮香蕉絲。
香蕉絲工坊經理潘靜英(左)與同事整理曬乾的香蕉絲。
香蕉絲工坊經理潘靜英(左)與同事整理曬乾的香蕉絲。
香蕉絲工坊唯一男性工作人員張春山(見圖)負責砍伐香蕉樹,以備刮絲;他本身為阿美族人。
香蕉絲工坊唯一男性工作人員張春山(見圖)負責砍伐香蕉樹,以備刮絲;他本身為阿美族人。
嚴玉英(左)利用孫女偕韻茹放假返家時教授香蕉絲編織,目前香蕉絲工藝傳承面臨年輕世代斷層危機。
嚴玉英(左)利用孫女偕韻茹放假返家時教授香蕉絲編織,目前香蕉絲工藝傳承面臨年輕世代斷層危機。
香蕉絲工坊經理潘靜英(左)與陳氏凰經常到各地參加展售會,推廣噶瑪蘭香蕉絲商品。
香蕉絲工坊經理潘靜英(左)與陳氏凰經常到各地參加展售會,推廣噶瑪蘭香蕉絲商品。

加拿大籍長老教會傳教士馬偕1871年抵台,開始在台灣的傳教工作,直到1901年去世安葬台灣,其間馬偕兩度返回加拿大述職生活,1893年第二次返鄉時,他帶回600件台灣民俗文物,約三分之一為原住民文物,其中兩件噶瑪蘭族新娘裙禮服,歷經一百多年,意外成為噶瑪蘭香蕉絲工藝傳承的重要線索。

如今在噶瑪蘭族主要聚居地花蓮豐濱鄉新社部落,一群不同世代、不同族群與國籍的女人自稱「聯合國」,她們跨越百年,藉助兩張2011年拍攝當年隨馬偕返鄉的新娘裙禮服照片,重新找回祖先失落的工藝。

以新社香蕉絲工坊為主體的復振團隊,目前有獲得文化部認證「人間國寶」的嚴玉英,人稱「偕媽媽」,是已故噶瑪蘭族復名運動領導人偕萬來遺孀,62歲才學香蕉絲編織,彌補小時候未能跟媽媽習藝之憾,現年84歲的她不僅精通編織及相關製程,對引介工具和技術的族語也相當熟悉,如今在文化部「人間國寶」重要傳統工藝保存傳習計畫支持下,希望透過師徒制手把手將技藝傳給下一代。

偕淑月、偕淑琴姊妹長年跟隨媽媽嚴玉英投身香蕉絲復振,淑月從台大人類學系已故教授胡家瑜攝自安大略博物館禮服照片,透過電腦與投影機放大研究織紋,重繪織法由族人復織新娘裙圖紋,終讓消失百年的先人智慧得以重現;淑琴應花蓮縣噶瑪蘭文化發展協會理事長bauki angaw(潘朝成)之邀擔任工坊總幹事,總理整體運作及推廣行政工作;偕家祖先因受洗成為基督徒,漢姓遂取前往宣教的馬偕姓氏而來,如今後人又循馬偕文物機緣傳承族群文化,冥冥之中自有巧合。

來自越南的噶瑪蘭媳婦陳氏凰,不僅跨越國界、族群與文化隔閡,融入當地生活,噶瑪蘭祭儀、舞蹈表演,以及學校香蕉絲教學都可看到她的身影,編織手藝快又好,所有香蕉絲材質處理過程皆能得心應手,每天從工坊下班後,忙完家務她會用地織機編織香蕉絲產品販售,補貼家用;唯一的女兒朱芳瑩從小耳濡目染,也習得好手藝,香蕉刮絲、編織樣樣上手。

工坊中其他成員包括噶瑪蘭族經理潘靜英及泰雅族的簡湘妍、阿美族的董湘蓮,即便有人退休了或當了阿嬤,每個人都同樣熱愛香蕉絲編織,對傳承仍有使命感,只要有展演機會就到處奔波推廣。

馬偕百餘年前搭起的橋,讓噶瑪蘭香蕉絲編織從黑白變彩色,復名運動後,族中女性長者Abi(朱阿比)、Ibay(潘烏吉)、Ayok(潘阿玉)與Api(朱阿菊)相繼投入復織及傳藝,如今已開花結果;但一切並非就此一帆風順,就如偕淑琴所言,現任藝師年歲漸長,目前卻找不到年輕人願意加入,成了這獨特編織技藝延續的最大隱憂。

#馬偕 #禮服 #編織 #傳承 #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