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要說最排斥以及最不喜歡西方文明的地方,那非中東地區莫屬,中國可能是其次。過去我們的知識可能著重在華人圈以及歐美強權的歷史,對於同是擁有悠久歷史及光輝文明的中東地區反而了解甚少。Edward Said在《東方主義》一書中提出,西方世界對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人民和文化有一種微妙卻非常持久的偏見,這點我是認同的,同樣受西方媒體的影響,我們對於中東地區也帶有些微的偏見,如:恐怖分子、極端主義、婦人人權等等。這些片面的媒體訊息深深烙印在我們腦中。但我們所知的永遠是一部分而不是全貌,這點讀者認為是受了西方世界眼中「東方」的「他者性」影響。在西方文化霸權的影響下,我們對於中東地區總是在想像與真實之間中拉扯,為何中東世界的民眾對於美國以及西方世界總是帶有著厭惡的情緒就在於此。

美國學者克勞特哈默曾提出:「海灣戰爭顯示『美國治下的和平』的建立。世界將默認美國仁慈的霸權。」從西方世界的角度來看,薩達姆是一位暴君,是伊拉克人民心中的惡魔,所以美國入侵伊拉克是「正義之舉」,美國是和平的使者,伊拉克人民應對美軍感恩戴德。但事實證明,美軍趕走薩達姆政權之後當地反而暴力抗爭不斷。記者在採訪伊拉克民眾時,有一句話我印象深刻,「薩達姆再壞,殘暴,那也是伊拉克人自己的總統,起碼比美國人好多了,也輪不到美國人來推翻自己的總統。」伊拉克民眾就算很討厭獨裁者薩達姆,但始終認為那是自己的事情。

回顧歷史,可以發現在討論東方時,東方完全缺席,反之,歐美世界有了話語權的解釋。這對於東方民眾來說自然是不公平的,也難怪乎雙方無法達成共識。我們再舉一個例子:庫德族人的獨立問題一直是全球矚目的焦點,但為何庫德族人一直無法獨立成功呢?筆者提出一些看法,這是因為身為少數民族的庫德族人為了尋求獨立而去與歐美勢力結盟,自然引起中東地區阿拉伯人的強烈不滿。庫德族人獨立的主要問題在於東西世界雙方之間的隔閡,當庫德族人依偎在歐美勢力時,對於阿拉伯世界自然是最大的威脅,庫德族人變成是阿拉伯世界體內的未爆彈。

基本上我們今天看到中東所有的問題,都可以歸納到「東方主義」上。所以「東方主義」是西方世界利用它們所知道的東方(片面不完全),來再現東方,只有自詡為上帝代表的西方世界才能詮釋東方,東方基本上是沒有能力自我詮釋的。這就代表了西方是一個「主體」,而「東方」是一個客體。

從上述中東的例子,我們再將目光拉回,看看台灣,我們何嘗不受美國霸權的影響呢?筆者不是覺得親美不好,筆者所擔心的,是在親美的過程中,我們是不是已經漸漸失去自己的話語權,而受美方擺布呢?而台灣若想獨立,庫德族的例子就在眼前。如今中國大陸正逐步變成東亞的主導強權,過往的平衡已被打碎,那台灣的外交戰略勢必得做出調整,台灣不能再像過去一樣過度的依靠美國。

從歷史來看,美國作為盟友不是絕對可靠的,美國對待盟友完全是以利益為導向,可以隨時拋棄。所以台灣執政者應該在中美間取得平衡。因為過度的親美,台灣就有可能成為美國努力維持世界重要地區均勢、確保其全球霸權不受地區大國挑戰的「棋子」,那對於台灣來說,會是最糟糕的結果。

(作者為《新政評論》創刊人)

#霸權 #美國 #西方世界 #中東 #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