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宮書店》沉浸式劇場表演,觀眾隨著翻開的書進入書中世界。(張鎧乙攝)
《迷宮書店》沉浸式劇場表演,觀眾隨著翻開的書進入書中世界。(張鎧乙攝)
從《浮士德》到《追憶似水年華》,李清照、小王子、魯迅……等古今中外的文豪、人物、各個角色都在劇場一一浮現。(張鎧乙攝)
從《浮士德》到《追憶似水年華》,李清照、小王子、魯迅……等古今中外的文豪、人物、各個角色都在劇場一一浮現。(張鎧乙攝)

假想經典名著裡的角色,在閱讀時同步出現在身旁,究竟是你在閱讀書,還是書中角色在觀看你?作家羅智成將詩作《迷宮書店》打造成全境式舞台劇,帶觀眾走進書中世界,獲得廣大迴響,今年春天將再度上演,希望未來能成為定目劇。

閱讀的延伸 無限可能性

羅智成表示,從小就喜歡閱讀,想像力豐富的他,特別能進入書中世界,「我永遠記得讀皮諾丘小木偶故事,讀到皮諾丘背叛仙女的承諾,逃學到海邊玩耍,他和他的朋友全都變成驢子,讀著文字的我,也替皮諾丘感到內疚。我在童話故事裡學到什麼是內疚感。」

羅智成說,他很投入閱讀世界,加上姨丈開書店,他經常閱讀超出年齡的作品,「有些書我讀得似懂非懂,我會用想像力讀,這也加深了我主動理解的衝動和渴望,成為我小時候的記憶組成來源。」

帶著童年時的閱讀經驗成長,羅智成在書寫時,對於空間和場景的描寫特別栩栩如生,他說寫作時最大的樂趣,就是能夠投入他所虛構的角色裡。

從詩作而來的《迷宮書店》劇場版,正是羅智成閱讀經驗的延伸,他表示,想像力讓讀者有許多可能性,讀者也能是創作者,「我從小到大讀的書,有些就像迷宮一樣吸引人,一旦進去就不想出來了,書已經讀完,但我不想結束,例如:《小王子》我讀完很久,都還在沙漠或是小行星遊走,《紅樓夢》故事結束了,我還待在裡面,《追憶似水年華》寫了作者的記憶,讀了之後,好像變成我的記憶,我遊走其中,這些都成為迷宮書店的構想。」

書店有魔法 特殊時間軸

帶著對書中世界的想像,羅智成在《迷宮書店》劇場版安排了一間帶有魔法的書店,讀者手中讀什麼書,就會進到裡面的世界。他表示,從詩作到舞台劇,呈現的方式不同,必須大幅度地改寫,「原來的《迷宮書店》,接近詩人獨白,舞台劇要更活潑,要有誘導觀眾的元素,我增加了角色,例如:多了旁白者,既是主角的獨白,也是說書人角色;或是《追憶似水年華》的女主角阿爾貝蒂娜,我讓書店主人的女兒進到書裡,成為新的阿爾貝蒂娜,和舊的阿爾貝蒂娜辯證,呈現這個角色內心的掙扎和交戰。」

羅智成表示,整齣戲沒有布景,幾乎沒有道具,運用了三、四十部投影,呈現書中場景,觀眾席就在正中間,除了身處的空間,還有演員和觀眾一起想像出來的空間,形成特殊的空間軸,「舞台或戲劇的時間軸,是透過導演或創作者內心的節奏感和時間順序完成,觀眾處於被動,沉浸式作品的節奏感是由觀眾決定,因此這樣的空間軸,融入帶有時間軸特質的舞台劇,形成複雜的製作,但製作團隊紅然的完成度超乎我的想像,在每個環節誠意滿滿,盡了最大的力氣。」

#迷宮書店 #想像 #角色 #空間 #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