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媒體報導,已開發國家薪資成長已經到頂或是從高點下滑,對央行而言無疑是好消息。由於目前沒有跡象顯示薪資與物價輪番上漲的螺旋式上升效應出現,這意味通膨不用在失業率飆升下出現滑落,也代表主要央行升息循環很快將步入尾聲。

但就勞工來說,可就不是如此令人振奮。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發布的預測指出,去年全球薪資成長速度雖然超出前兩年,但增幅仍舊不如主要開發國家。該組織還提到,去年勞工購買力,也就是經通膨調整後的平均薪資,反比疫情爆發前的2019年還低。儘管對勞工需求依然強勁、失業率也處於超低水準,但許多已開發國家勞工薪資占GDP比重卻出現萎縮。

在美國,未經通膨調整的名目薪資成長,自去年中就大幅放緩。到今年1月為止的12個月期間,民間部門非農業勞工平均時薪增加4.4%,低於去年3月的5.6%增幅與1月消費者物價的6.4%年增幅。

至於歐洲方面,根據愛爾蘭央行與人力招募公司Indeed進行的報告指出,去年12月歐洲主要6國的平均時薪增幅也從11月的5.2%降至4.9%。此外,歐元區到去年底通膨率則為9.2%。

加拿大央行總裁馬克林(Tiff Macklem)日前在央行會後的記者會上解釋,當央行在將關鍵利率調升到4.5%的15年新高後,決定暫停升息,其中一項因素就是考量到薪資成長已經減緩。他在當時指稱,加國薪資增幅目前介於4%到5%間,顯示其成長已經到頂,這也導致薪資物價螺旋式上升的風險跟著降低。

經濟學家過去曾提到,薪資成長通常落後通膨,這主要是勞工與雇主針對他們所經歷的物價上漲來調整對於薪資的預期。然而最近主要國家的薪資成長出現縮減,很可能反映通膨在去年夏、秋兩季已在美國與歐洲觸頂的事實。

#開發國家 #成長 #薪資成長 #薪資 #央行